注册 | 登陆
学术动态  |  学术交流  |  活动专题  |  学者专栏  |  研究聚焦  |  青年学人文章 | 人类学课程设计
中国人类学评论网
>> 学术交流 >> 席明纳
往期查询
学术链接

罗志田:谈“夷夏之辨”

2010年5月8日,北京大学、四川大学历史系罗志田教授应北京大学人类学系教授王铭铭之邀,在北大勺园302会议室进行了一场名为“夷夏之辨”的座谈会。由来自北京大学、人民大学、中央民族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等院校和研究单位的师生共20多人共同参加了本次的座谈。

罗志田教授是四川乐山人,先后在四川大学、美国新墨西哥州立大学、普林斯顿大学获得其硕博士学位,并曾师从史学大师余英时。罗教授致力于中国思想史的研究,近年来尤其注重于中国近代史的研究,本次讲座即围绕于其长期关注的“夷夏关系”问题而展开探讨。

座谈由两部分组成,首先是罗志田教授就自己有关夷夏之辨的研究进行简要介绍,随后由在场师生对相关问题进行提问。罗教授从批判现今学术研究中一些建构论的说法开始,直接引申到从晚清乃至于现今学者诸多论述中强调“有他才有我”的问题。罗教授的疑惑是:为什么一定要“有他才有我”,为什么一定要参照他才会有我?在他看来,自我与他人的关系也不是那么绝对的,由此,他谈到中国的“夷夏之辨”。他认为中国传统的“夷夏之辨”有着多样的特点,这与天下观以及对空间的认识有很大关系。早期中国的政治统治是一种“共主制”,也就是有控制、但不实际治理,这是一种处理群体之间关系的策略,也就是在多政体状况下出现的一种政治制度。共主制之时,夷夏之间的转换是很容易的,因为其差异主要体现在文化上,传统所说的“修文德以来之”,正是这一制度的表现。也由此,中国向来不讲究边疆、边界这些近代国家关注的东西。共主之时,人也具有极大的流动性。这是一种象征性的服从关系,而不是强迫性的统治。这时候的夷夏之辨是十分开放性的,当大一统后,夷夏之辨也开始走向封闭性的一面,不过在以后的历史发展中,这种开放性与封闭性总是随着不同的历史情况而得到运用。这一思想,后来在国际关系中也得到体现。我们通常所说的“文野之别”,也就是以服饰、饮食、居住方式等来区别族群的特征,这是文化认同的选择,如火食与粒食,就成为当时区分文野的一个重要特征。传统的“修其教、不易其俗”,也就是说上层精英的信仰需要改变,但是下层老百姓的习俗可以保留。古代和亲的时候,这种挑战是十分大的,如夷有“兄终弟继”的习俗,这对于汉族人来说是乱伦的,所以嫁出去的人都要上书当时的朝廷,后来朝廷也只能说遵从当地的习俗。甚至是在大禹时期,大禹到了夷地,都是遵循当地的习俗,赤胸裸背。所以这是一个很悠久的传统,这个传统在后来中国历史中一直存在,当然在开放性之外还有封闭性,尤其是在晚清时期,最早对于英美等国家的名字都会加一个口旁,直到后来“师夷长技以自强”之后,才慢慢改过来。

之后,在场师生进行了提问。王铭铭教授就中国古代文明处理夷夏关系时的“向化”问题以及他者是不是可以包括他人、绝对的他者如上帝以及人类之外的他物这三类进行提问,罗志田教授肯定了中国文明的“修文德以来之”的传统,并且认为处理他者的关系一般仍然还是指他人。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提出了自己的疑问,罗教授也都一一给予了回答。

整个座谈持续了二个多小时,针对“夷夏之辨”这一问题,参与者都将之与自己研究或关心的问题联系起来,场面极为热烈。最后,大家在一片掌声中结束了本次的话题。

(李金花记录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