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陆
学术动态  |  学术交流  |  活动专题  |  学者专栏  |  研究聚焦  |  青年学人文章 | 人类学课程设计
中国人类学评论
往期查询
学术链接

费孝通
史氏是怎样一个人? 他对自己的身世守口如瓶,我一直不清楚,也不便打听。直到我打算写这篇后记时,才查了他自己的著作和请一位日本朋友帮我在东京搜集了一些资料,关于他的学历才有个简要的梗概。从这个简历中也可以明白为什么他有个不很和人接近的名声。
1991年9月,费孝通先生在武陵山区进行了考察,并于10月8日在湘鄂川黔毗邻地区民委协作会第四届年会上发表了讲话。我们选编了费孝通先生的讲话和随行的潘乃谷老师对费先生有关谈话的记录整理。费先生在这两篇文章中对中国的民族发展史、对新中国成立后开展的“民族识别”工作、对少数民族地区经济发展模式和特点,提出了一些
对于费先生的学术,大家知道得最多的,也许是他对乡土中国的结构与变迁的论述,他提出的乡土中国现代化的“内发理论”,及他对中国社会学、人类学和民族学中起到的举足轻重作用。在这三大方面,费老确有高度的学术建树,但他的成就不止于此。我认为他是20世纪中国最伟大的社会科学家,他的著述对社会科学诸领域的“中国表述
在刚刚过去的一年中,时间的流逝让人惊觉。不久前,人们还在谈论如何迎接21世纪。一瞬间,我们却已经实实在在地身处在这个新世纪当中了。年轻一代对时间的流逝或许能满不在乎,可我这个已是耄老之年的人,顿时平添了“逝者如斯”、“时间不等人”的感觉。 对时间的这种感叹,并非无病呻吟,它表达了
关于费孝通的生平和学术思想的讨论,国内目前比较集中概括的,主要见于三本书:大卫?阿古什(David Arkush)的《费孝通传》(河南人民出版社,1999)、张冠生的《费孝通传》(群言出版社,2000)及潘乃谷、王铭铭主编的《重返“魁阁”》(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其中以阿古什之著最早,初版
在费孝通先生逝世一周年的纪念会上,香港中文大学金耀基教授回顾费老的贡献时,曾很感慨地说:“中国社会学何幸而有费孝通。”今天,回顾费老与民族学的关系,我们也要说,中国民族学何幸而有费孝通。因为近几十年来,在我国民族学的学科发展之路上,费孝通先生始终是一位旗手、一位舵手、一位指路人。早在上个世纪
费孝通先生离开我们,转眼已经有一年了,学术文化界的文字怀念也渐渐趋于沉寂。不过,在学术上,费孝通破的题,开的路,并不因大师的逝去而无人闻问。在当代的社会背景下,费孝通的学术遗产如何实现“二次开发”?费孝通这一代前辈的学术精神在当代
年早春,一位社会学家和一位历史学家约集了一些同仁,搞起了一个“中国社会结构”的讨论班,与此同时他们还在大学里搞了一个同名的课程以吸引同学们加入讨论。讨论持续了半年,每双周一位与会者宣读一篇论文。于是在1948 年底便集结出版了这本由费孝通、吴晗领衔的小册子《皇权
费孝通同志的一生是光辉的一生,是追求真理的一生。他在追求救国救民的真理中,认识到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只有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才能富民强国。他以自己的研究工作和社会活动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弹精竭虑,不懈奋斗,直至生命的最后阶段。他高尚的品格、无私奉献的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和怀念!
探讨全球化和不同文明之间的关系,不是一个新话题,也不是一个新现象。今天我们经常说的“全球化”,其渊源可以追溯到19世纪西方(主要是英国)主导的世界各地不同文化之间的广泛接触和交往。对这种广义的全球化趋势的关注与研究,也是从19世纪开始的,比如卡尔"马克思就关注过资本主义全球扩张和原始积累的过程。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