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陆
学术动态  |  学术交流  |  活动专题  |  学者专栏  |  研究聚焦  |  青年学人文章 | 人类学课程设计
中国人类学评论
往期查询
学术链接

列维斯特劳斯
梦境将我带到各种区域,直到她的效力逐渐减弱,把我释放(梦中的权力,像一个药片,药力缓释、缓去),我在她的翅膀下落下,重新坠落到南美的丛林里,落进我的帐篷里,回到自己可以控制的时间和空间,我于是也在这种梦境里找到了各种人文社会的自然地理和生态学证据,哪些是最基础的事实,无法遮掩的事实。
较之于萨特,列维?斯特劳斯更加注重研究西方文明自身的问题,更偏向西方的思想传统一些。未来,列维?斯特劳斯应该比萨特更加值得我们关注和思考,他的一些反思将更有助于我们理解自身的文明和问题。
绝大部分的剧本对我来说无所谓,我感到需要理解其歌词内容的歌剧为数甚少:我知道了故事情节,可我很快就抛置脑后了。
  列维-斯特劳斯努力向人们证明,原始思维并理性的匮乏或缺损,相反,它是现代理性所遗忘了的一种遥远的意识形态。原始思维有其完整的思维结构、逻辑框架、知识系谱和世界秩序。这是对另一种形态的“理性”的发现,它有力地破除近代以来西方文化中的所谓“理性主义中心”。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米歇尔`福科关于“文明规训
列维?斯特劳斯毕生学术成就就包含着两个方面,一是开创了文化人类学理论化发展的新方向,这就是结构人类学的出现;二是引发了当代人文科学符号学运动和结构主义思潮。对于我这个从事哲学理论研究的学人而言,后者的意义更为重要。它标志着:古典时代的哲学本位主义的理论观,到了应该代之以跨学科综合理论观的阶段。简言之
他是一个大师,他所谓是一个大师就是表示他已经建立了一种不朽的工业。无论今天大家觉得他是不是已经过时了,起码有一点可以保证,就是他在人类学界,乃至于整个人文社会科学里面,我们都已经没有人能够忽略他的存在,他一个人重新界定了整个人类学跟整个人文社会科学。
大部头的理论著作往往让我们望而却步,然而这样一本让诗人们陶醉的人类学作品却少了几分晦涩,多了几分亲切。只要你喜欢文字,或者热爱生活,你都能在字里行间找到一些共鸣,一些似曾相识的思绪。这就是列维斯特劳斯的《忧郁的热带》。
21世纪初期的9年,中国人类学有个局部性的列维-斯特劳斯阶段。2000年北大几位青年“结构主义者”集中阅读他和他的追随者的论著。几年后他的文集在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此后至少20年,西方的“后结构主义者”有必要认识到,自己的理论不过是结构人类学理论的或好或坏的延伸。
在论及非西方人类学时,列氏给我们一个印象??他以一种微弱的声音反复声明,非西方人类学可谓是“正宗人类学”的敌人。如此思考,不是因为他对“欧洲之外的人民”怀有恶意,而是因为他不轻信这些“人民”的思考能力,更不轻信这些“人民”的反省能力。
人类学界的“牛人”,多将自己的论述建立在别人的论述的评论上,在承前启后中,别开生面。研究一门学科,要先把握它的精神面貌,而要做到这点,最好的办法,也是阅读与评论。然而,这并非是说,我们要拘泥于泛论,也并非是说,个别原典,不能呈现学科的一般精神;我们其实也可以采取一种相对简单的做法,像从事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