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陆
学术动态  |  学术交流  |  活动专题  |  学者专栏  |  研究聚焦  |  青年学人文章 | 人类学课程设计
中国人类学评论
往期查询
学术链接

罗志田
座谈由两部分组成,首先是罗志田教授就自己有关夷夏之辨的研究进行简要介绍,随后由在场师生对相关问题进行提问。罗教授从批判现今学术研究中一些建构论的说法开始,直接引申到从晚清乃至于现今学者诸多论述中强调“有他才有我”的问题。罗教授的疑惑是:为什么一定要“有他才有我”,为什么一定要参照他才会有我?在他看来
罗香林有一篇少为人知的旧文,其中一些内容几乎不为人知,其实该文颇有所见。它反映了罗香林视野中当时中国史学的现状,揭示了《古史辨》产生的学术和思想背景。对该文进行简略的考察分析,可以看出“古史辨”学人在20世纪30年代初期一些已经发生和可能发生的演变。
近代帝国主义实施侵华行为的中国当地条件制约或限定了侵略的方式和特性。外来侵略者通过条约体系内化为中国权势结构的一部分,又依“例外法则”在中国形成一套与西方基本价值时相冲突的思维和行为方式,故这些西方代表在中国表述着“西方”却又不完全等同于“西方”。列强既要中国实行改革以维持西方标准的“正常”秩序,又
近代中国新旧两极之间的过渡地带其实相当宽广,在新旧阵营里通常也还有进一步的新旧之分,对许多人来说亦新亦旧恐怕正是常态。但“不新不旧”的人与事以及新旧各自阵营中表现不那么极端或积极的群体则成为既存近代史研究中的失语者,包括医生群体、数量极大的缠足女性、废科举后逐渐被排除出乡村教育领域的塾师群体,以及民
今日文风不古,学术论文不少是文辞和学问都未必佳,固不必论。通常学问一面还过得去的学术文章,也大多不复讲究文采,能做到“辞达意”又“言能文”者,实在已罕见。而一般的散文似乎又不太离得开风花雪夜(以雷锋为题材而能写出使人颇具一读的散文者,当世恐无几人)。
1905年的废科举产生了影响深远的广泛社会后果。在乡村造成办学主体由私向公的转变,减弱了民间办学和就学的积极性。新学制对贫寒而向学之家的子弟有所排斥,导致乡村读书人数量日益减少、平均识字率逐渐降低。而乡民对新教育传授的“知识”却不那么承认,使新学生在乡村中不受重视,流向城市寻求发展。乡村读书人心态也开始
传统的“天下”一词本具广狭二义,分别对应着今日意义的“世界”和“中国”。过去的流行说法是,近代中国有一个将“天下”缩变为“国家”的进程。如果侧重昔人思考的对象,恐怕更多是一个从“天下”转变为“世界”的进程。康有为创造性地把公羊“三世”说由历时性变为共时性,使“天下”平顺地向“世界”过渡。但中国却被西
其实我们学界的“温饱”状态,也半是构建出来的。人是自然人,也是社会人。人类所谓知识,本有自然与社会两面。中国古人最看重人禽之别,即“人之所以为人”,故特别强调社会人与自然人的差别,这方面的积累也最丰富。从五四时代开始,中国读书人常爱说什么“知识饥荒”。但在古人素所关心的人生社会方面,我们可接受的“遗
清儒龙启瑞曾说:“人虽至促迫之时,亦必有一二刻之闲,可以安坐读书。”这是很多古人追求并实践的取向:关羽流传的形象,便是于阵中读《春秋》;曾国藩打仗之时,亦不辍读。他们在杀人与被杀之际,还能不忘读书。我们如今再紧张,至少还不是要命的事,实在应当好好反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