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陆
学术动态  |  学术交流  |  活动专题  |  学者专栏  |  研究聚焦  |  青年学人文章 | 人类学课程设计
中国人类学评论网
>> 青年学人文章
往期查询
学术链接

青年学人文章
文章从人类学的视角,对国内外关于藏族文化的人类学研究情况进行了梳理和综述。认为藏学与人类学关系密切,人类学拓展了藏学的研究视野,丰富了研究理论与方法。提出构建“藏学人类学”、提倡田野调查法、人类学要承担起避免文化冲突的重任等观点。
这本《人生史与人类学》,应该放在两个脉络中加以认识。第一,是`后殖民时代`对人类学造成的挑战。当世界在现代化浪潮中被塑造为一个`整体`的时候,以`寻找他者`为使命的人类学家开始面临越来越多的困惑:传统民族志是否应当被抛弃?人类学是否还有用武之地?新的`民族志`应当怎样书写?传记式的写作方式,更加接近
传统上社会科学研究的空间单位可以分为个体、社会以及世界三个层次,这其中个体是原子化和具有能动性的,社会(也被认为和民族国家即nation-state的边界重合)则是内部整合的(integrated),而世界是等级性的。王铭铭指出,这三个层次正好对应于中国传统士人认知中的“家、国、天下”这三个由里及外的分类图式。
本文是对埃文斯?普里查德宗教研究的梳理。以埃文斯?普里查德最重要的三本宗教人类学著作《努尔的宗教》(Nuer Religion)[1]、《阿赞德人的巫术、神谕和魔法》[2]、《原始宗教理论》[3]为例,本文介绍了他在宗教研究上的基本思路、关注主题、研究方法及成果,并对他对于宗教人类学的贡献做出了评述。
大凡人类学家都相信, 越是日常生活中不起眼的事物, 背后越是有着深远而难以勘透的文化意义, 如果这事物又是见诸所有社会之中的, 那就更不容易对付了。“水”就是这种“难缠”事物的典范。普遍存在的洪水神话就曾经是一个人类学中的经典难题[参见: 弗雷泽(James George Frazer) , 2003 ] , 如果说
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中国人在不同的场景有表达自己身份的不同方式。以一个北川县青片乡的羌族青年为例,在他生活的寨子里,他“以某家的人”来表达自己;当他走出寨子与邻近地区的羌族交往的时候,往往会说“我是青片的”;到了既有羌族又有藏族和汉族生活的北川县城,他会说“我是青片的羌族&
每个人,或许都有这样的经历,对生活中一些司空见惯的事情可能没怎么留心、也没想过为什么,或是即使想了,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当有一天,他(她)偶然从一本书,或是其它地方晓得对这些事情较为深刻的解释以后,可能常常会发出这样的感慨:原来里边隐藏着这么大的道理!我就有过类似的经历。在黔北地区农村长大的我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历史系教授黄宗智,最先关注的是中国的社会经济史,并有《华北的小农经济与社会变迁》、《长江三角洲小农家庭与乡村发展》等著作出版。20世纪80年代以来,黄先生的研究领域逐渐转向法律史。他认为,法律制度的研究牵涉到社会文化史的基本问题,但以往两门学科互不过问,结合社会文化史与
人类学家将艺术视为文化表现(representation of culture),将其作为理解、把握、研究文化的路径之一,由艺术表现探询艺术与文化之间的相关性。人类学对艺术的研究,根据关注点和采用理论方法的转变,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时期:萌芽,主要是从进化论的科学式研究到历史特殊论;兴起,采用功能主义和结构主义大理论范式
葛兰言(Marcel Granet,1884-1940),法国著名汉学家与现代社会学派重要学者,他的中文名字几可“以假乱真”,但在今天的中国文化界却还比较陌生,假如我们深入了解他的研究,可以预见,将会启发我们从更深入的层面和角度认识中国文化,并反思我们对本国文化的研究。民族学前辈杨?先生,就是葛兰言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