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陆
学术动态  |  学术交流  |  活动专题  |  学者专栏  |  研究聚焦  |  青年学人文章 | 人类学课程设计
中国人类学评论网
>> 青年学人文章
往期查询
学术链接

青年学人文章
江绍原深受弗雷泽的《金枝》的影响,又与鲁迅、周作人交好,尤其是周作人。《发须爪》就是他与周作人一来二往探讨形成的“礼部文件”的基础上写成的。不同于周作人的遁世,江绍原选择了要立“礼”,先破“俗”的改造社会大众的现实关怀。于是他着手研究中国传统礼教,后又转入民俗与迷信,企图能揭示迷信的虚伪,但同时又对
我们要认识自己,却总有“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无奈,人们囿于中心认知图式而不能自拔。当追问自己“谁是中国人”时,身处其中的每个中国人兴许都会给出一个答案。然而,答案的多样却无助于真正清晰勾勒出“中国人”的面貌。何以能助我们冲破思维结构的桎梏,真切地看清
一个希腊学者,当然对希腊神话了若指掌。不过当他不是以研究者的身份去分析研究希腊神话,而是让他作为一个说故事者来讲述希腊神话,那情况又会怎样呢?希腊神话有众多的版本,他该如何挑选、组合,又该以什么样的方式表述出来呢?《众神飞矧——希腊诸神的起源》正是这样的一部作品,它是让—皮埃尔
《东非酋长》[1]是英国女人类学家奥德丽?艾?理查兹[2](Audrey I.Richards 1899-1984)于1956年主编的一本研究东非[3]14个部落政治发展历程的著作。在中国人类学界,理查兹是个陌生的他者,尽管早在1986年经蔡汉敖、朱立人翻译完成的《东非酋长》于1992年就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了中文版,显然理查兹和
本书的作者威廉?亚当斯在前言中提到自己写作此书的一大原因是,人类学理论是他“教授了长达25年之久的一门课程——人类学理论史”[1]。对于这本著作的内容与思想的深邃,已经足以令我们期待;同时我们也不必在这本书中发现自己的浅陋与寡见而感到惭愧。人类学是一门理论与实践比重的学科
随着现代化的进程,城市文明毋庸置疑的已经嵌入乡村生活中。乡村所特有的文化在与城市文明碰撞的过程中被扭曲,被覆盖,而失去了自身的本来面目,传统中国的乡村文化正在消亡。而农民的新的价值体系又尚未建立。在已有文化趋于消失,而新的文化又不能承接的情况下,农民这个乡村生活的主体,则在这种文化空缺中表现得惶
将人类学及其学者当作田野对象来考察,研究人类学知识的发展及学者思想的来龙去脉,是人类学史研究的重要责任;启发学者对人类学现有知识进行补充、修正和更新,是人类学史研究存在的意义。西方人类学各研究领域中,人类学史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环。最初西方人类学史的研究,采用了惯常研究学科史的做法,即客观记录
严复通过译述《天演论》向中国士大夫系统介绍西方的进化论思想,这是人们公认他在近代思想史上最大的贡献[2]。严复自己是怎样理解进化论,此种理解与人们后来的理解和今人的理解有何不同,无疑是严复研究乃至中国近代思想史研究中的重要问题[3]。依笔者所见,已有关于
自费孝通先生第一次提出“藏彝走廊”学术概念,距今已经三十年了。[1]但是“藏彝走廊”作为一个自觉的学术研究区域和理论探讨对象,并进而成为人类学、民族学界讨论热点,却只是近几年间的事。[2]王铭铭先生(以下简称作者)自1999年关注费孝通的“魁阁时代”[3]起,即意识到费老提出
“宗教”的功能性定义主要看宗教对社会的作用与功能,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是这一视角的代表作;而“宗教”的实质性定义方面的代表作就是德国神学家鲁道夫"奥托(Rudolf Otto,1869-1937)的《论神圣》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