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陆
学术动态  |  学术交流  |  活动专题  |  学者专栏  |  研究聚焦  |  青年学人文章 | 人类学课程设计
中国人类学评论
往期查询
学术链接

王东杰
《中国思想史》的“重写”,既是学者的有意而为,也是客观条件逼出来的。首先,六、七十年代以来,“地不爱其宝”,大量的简、帛文书的出土,一方面为人们揭示了“经典”有意无意遮遮掩掩的人们日常生活和信仰世界的面目,另一方面,又为不少曾经被定论为“伪书”的著作恢复了名誉,使他们成为了思想史的“证据”。葛著很注
要在“宇宙观”的层次讨论中国思想史,必须同时兼顾延续与变迁两面。事实上,中国历史一直处在变动之中,19世纪以来我们接纳的各种“西方”观念也已成为今日“中国”的一部分。但另一方面,对此“层累”构成的“历史”之下那相对更为“原初”的东西的探索,仍是认知中国的基本功课。
管作者意不在“通论”,也未“预想一个系统”,“而只是对这一段历史中比较为人所忽略的层面做一些研究”,但书中仍贯穿着“一条线索”(卷前页i),实也是作者对这一百年来历史发展脉络的把握。另一方面,若结合作者近几年对于中国近代思想史研究的思考,则本书显然具有更为广泛的启示意义。惟读书如鱼饮水,冷暖自在人心。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