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陆
学术动态  |  学术交流  |  活动专题  |  学者专栏  |  研究聚焦  |  青年学人文章 | 人类学课程设计
中国人类学评论
往期查询
学术链接

汪 晖
当杜亚泉从《东方杂志》黯然退场的时刻,“五四”学生运动的声浪仍在中国上空回荡,一种新的政治当真就要登场了—这个新政治是从对政治的拒绝中、在“思想战”的硝烟之中产生的。文化和伦理居于新政治的核心。这是现代中国的第一轮“文化与政治的变奏”,我们将在“短促的二十世纪”一再听到它的回响。
我想,任何一个人写作,不管有怎样的动机和怎样的思考,任何学者做研究的时候,都需要把自己的研究放在一个学术的脉络里。个人当然会有思想,但只要你想做研究,都要老老实实地把自己的研究放到具体的学术脉络、学术史的传统里面。因此我在做这个思想史研究的时候,就不得不去处理我自己的写作跟已有的思想史研究的关系。
在关于`西藏问题`的讨论中,我对民族区域及其混居性有了新的理解。民族区域自治不同于民族自治,其理由正在于各民族的混居、交融,民族文化多样性是以混居性为前提的。这一思考与我先前关于中国历史和亚洲问题的一些讨论有连贯性,但更集中于`区域`这一概念。在中国文化论坛和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人类学中心的支持下,我
原文正式发表于《中国人类学评论》第6辑 2007年11月8日、15日、22日,中国政法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梁永佳博士作客民族学人类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应邀为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的博士生、硕士生讲授题为“莫斯与杜蒙——社会学派的人类学”的课程。在讲座开始,梁永佳副教授指出,之所以把莫斯和杜蒙放到一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清华大学人文与社会高等研究中心执行主任、《读书》杂志执行主编汪晖先生于9月28日下午两点到四点,应中心之邀,作了题为“如何诠释中国及其现代”的讲座。讲座主要围绕他的新作《现代中国思想的兴起》的学术脉络、学理反思及论述内容,对西方及中国的思想史研究乃至社会科学研究进行了探讨
汪晖 天益网 1990年代以来,中国知识界发生了一场关于中国过去、现实和未来的激烈辩论。讨论的激烈程度表明,我们对于过去和当下的理解,我们对于未来的想象是如何不确定。过去内在于当下,对于过去和当下的理解的不确定导致了未来的不确定。关于经济发展、政治改革、社会分化、环境危机以及制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包含
汪晖 《天涯》2008年第四期 2008年3月14日在拉萨、四川阿坝、青海藏区和甘肃藏区同步发生了骚乱,西方舆论随即将焦点对准拉萨和达赖喇嘛及西藏流亡集团。与此同时,奥运火炬在全球的传递刚刚展开,就在巴黎、伦敦、旧金山等西方城市遭到流亡的藏人集团和西方藏独运动的严重阻挠,西方政治家和主流媒体以一边倒的方式对中国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