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陆
学术动态  |  学术交流  |  活动专题  |  学者专栏  |  研究聚焦  |  青年学人文章 | 人类学课程设计
中国人类学评论
往期查询
学术链接

王铭铭
《物与心??神话学、历史学与人类学》课程将有选择地结合神话学、历史学与人类学的有关论述,探讨物文化史、心态史、人类学综合研究的可能与意义。本课程的观念本位是中国的,它将以古代中国思想中心-人-物混融的观念为理论与方法的思想出发点,不过,课程的具体内容,却主要为西方神话学、宗教学、结构与历史人类学关
“人类学”让人莫衷一是。我要讲述的,是近代人类学的一种形式。19世纪是人类学最辉煌的时代。当时,人类学家通过比较文化研究得出的结论,对于人文学与社会科学总体,有着出乎我们今日之想象的冲击力。
如不少学者指出的,“nation”或“民族”,及其连带物“nationality”(“族籍”)、“nationalism”(“民族主义”),是近代欧洲的产物;“民族”被想象为古老的……
“没有统治者的部落”或“有秩序的无政府状态”之意象,出现于特定时代,与西方人类学家对于遥远地存在“好社会”的向往有着密切关系。古迪将被后人称为“政治人类学”(political anthropology)的那些研究,与一个与战争相关的特殊时代———第二次世界大战———相联系。他这样做,有其根据。
`神话`(myth)一词源于古希腊的mythos,本意为`语词`、`言说`、`虚构故事`等;而神话学的`学`字,则从古希腊中与mythos相对的logos(逻各斯)而来,指潜藏在万物混乱的外表下的秩序、规则和本质,及相对于`语词`、`言说`、`虚构故事`,能完整表达本质、本源、真理、绝对的思想和语文体系.
作为法国社会学年鉴派的重要代表人物,葛兰言因其学术旨趣与英美主流的社会科学研究相异,使得学界对其关注不够。尽管他的社会学理论与方法大多来源于其对古代中国文明的社会学理解,然而即便在中国社会科学界亦鲜有人追随之。分析个中原因,根源在于中国社会学侧重现代社会研究的趋势,以及在观念方法上忽视中国传统,追求西方英
我国民族学与社会学关系密切、历史纠葛不断。通过对我国社会学、民族学包括人类学的代表人物及其所属各个流派和其相互关系的深入剖析,提出两个“兄弟学科”结合而非对立的思路,对认识我国民族学与社会学的历史关系和探索其发展前景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长期以来,中国民间宗教受到国外汉学与人类学界的重视,成为中国学的一大研究课题。八十年代以来,我国学者也开始关注民间宗教现象。但是,由于多年来这一领域研究的停顿,因此还没有形成系统化的学术概念和分析框架。在此情况下,吸收国外学术界的研究成果、与国际上的同仁对话,成为发展本土化的理论的前提。有鉴于此,作
可以说,有两种文化史,一种认为历史就是文化,意思是说,历史的“变”是表面的,历史背后的文化“不变”,是一种“永恒”;另一种认为文化有历史,学者可以集中研究那些“上层建筑”之变,来看“结构的历史转型”。
在法律文化比较研究中,人类学及其在中国社会学中的运用不是全然不可取,但这一运用所潜在的问题提醒我们,如果可以认为法律人类学是一门比较的学问,那么,它企求的恰好不是比较本身,而是通过比较来约束比较,通过比较来理解“法律文化”的特殊性与普遍性的同时存在,通过比较来揭示比较与跨文化误解之间通常存在的密切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