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陆
学术动态  |  学术交流  |  活动专题  |  学者专栏  |  研究聚焦  |  青年学人文章 | 人类学课程设计
中国人类学评论
往期查询
学术链接

翁乃群
以参与式田野研究和深度访谈为主要方法的人类学研究是质性研究的重要实践。自上世纪末以来,我国社会人文学界出现了对“科学”的一种误读,将“科学”研究理解为“量化研究”,甚至将“数字”视为科学性的最高表述,将应用研究中有无“数字”表述作为衡量其价值的标准。由于有些社会人文学者把“数字”当做拜物主义对象,以
本文简略地勾勒了一个多世纪以来,美、英社会文化人类学研究的时空变迁,即从开始只研究非洲族群、太平洋岛屿和澳大利亚土著、美洲印第安人等的所谓“原始”、“野蛮”、“无文字”、“无国家”的简单社会,到后来研究亚、非、拉的复杂传统文明社会,再到后来又进而研究欧美工业社会;从只研究现代的“过去时”,到研究现代
翁乃群  社会文化人类学是以经验研究为本的一门学科。对一个社区或群体进行长时段的田野研究,是社会文化人类学不同于其他学科的独特研究方法。田野志(又译为民族志)既是这门学科的基础性成果形式,也是其理论创造和发展的实证依托。如果说在其发轫期,人类学研究主要依赖于探险者、航海家、传教士、地理学家、殖民官员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