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陆
学术动态  |  学术交流  |  活动专题  |  学者专栏  |  研究聚焦  |  青年学人文章 | 人类学课程设计
中国人类学评论网
>> 研究聚焦
往期查询
学术链接

研究聚焦
列维?斯特劳斯毕生学术成就就包含着两个方面,一是开创了文化人类学理论化发展的新方向,这就是结构人类学的出现;二是引发了当代人文科学符号学运动和结构主义思潮。对于我这个从事哲学理论研究的学人而言,后者的意义更为重要。它标志着:古典时代的哲学本位主义的理论观,到了应该代之以跨学科综合理论观的阶段。简言之
他是一个大师,他所谓是一个大师就是表示他已经建立了一种不朽的工业。无论今天大家觉得他是不是已经过时了,起码有一点可以保证,就是他在人类学界,乃至于整个人文社会科学里面,我们都已经没有人能够忽略他的存在,他一个人重新界定了整个人类学跟整个人文社会科学。
大部头的理论著作往往让我们望而却步,然而这样一本让诗人们陶醉的人类学作品却少了几分晦涩,多了几分亲切。只要你喜欢文字,或者热爱生活,你都能在字里行间找到一些共鸣,一些似曾相识的思绪。这就是列维斯特劳斯的《忧郁的热带》。
21世纪初期的9年,中国人类学有个局部性的列维-斯特劳斯阶段。2000年北大几位青年“结构主义者”集中阅读他和他的追随者的论著。几年后他的文集在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此后至少20年,西方的“后结构主义者”有必要认识到,自己的理论不过是结构人类学理论的或好或坏的延伸。
在论及非西方人类学时,列氏给我们一个印象??他以一种微弱的声音反复声明,非西方人类学可谓是“正宗人类学”的敌人。如此思考,不是因为他对“欧洲之外的人民”怀有恶意,而是因为他不轻信这些“人民”的思考能力,更不轻信这些“人民”的反省能力。
人类学界的“牛人”,多将自己的论述建立在别人的论述的评论上,在承前启后中,别开生面。研究一门学科,要先把握它的精神面貌,而要做到这点,最好的办法,也是阅读与评论。然而,这并非是说,我们要拘泥于泛论,也并非是说,个别原典,不能呈现学科的一般精神;我们其实也可以采取一种相对简单的做法,像从事民
国际著名人类学家,法国结构主义人文学术思潮的主要创始人克洛德?列维-斯特劳斯上周五在他的巴黎家中因病去世,享年一百岁。这个消息在今天下葬时才由他儿子对外公布。他被埋葬于巴黎东南部科多尔地区的Lignerolles村。“他表达过想要个慎重和冷静的葬礼的愿望,能够与家人在一起,在他的乡下别墅,”他的儿子说,“他属于这个
While Lévi-Strauss was well known in academic circles, it was in 1955 that he became one of France\'s best known intellectuals by publishing Tristes Tropiques. This book was essentially a memoir detailing his time as a French expatriate throughout the 1930s. Lévi-Strauss combined exquisitely bea
我们以欧洲式近代国家文明进程中的“civilité”来套变换无穷的古代天下,并将之视为古代天下之美好未来的历史目的性。在这一状况下,没有中国式社会理论,只有欧洲式社会理论的“中国脚注”。要建立中国式社会理论,回归于历史,在诸如礼仪等古代观念中获得可供我们重新认识世界的线索,变得如此重要。
展示李先生丰富跌宕的人生故事只是我们的初衷之一,隐藏在这些故事背后的另一个思考是,通过李先生的个案,可以折射出1950年代以后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独特而意味深长的发展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