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陆
学术动态  |  学术交流  |  活动专题  |  学者专栏  |  研究聚焦  |  青年学人文章 | 人类学课程设计
中国人类学评论网
>> 研究聚焦
往期查询
学术链接

研究聚焦
在人类学的教学与调研活动中,所谓农民社会,既不同于马林诺斯基时代看到的所谓部落社会,也不同于工业革命后的工业社会和城市社会,而是它们之外的广大农业耕作地区的农民社会。占世界人口多数的农民社会主要是处于所谓不发达国家(地区)和发展中的国家(地区),这些农业地区的社会文化变迁成了现代社会学、人类学,以及
本文以人类学为出发点,兼顾民俗学、社会学等四五个相邻学科,讨论这些学科均具有的不尽相同的面(比喻为“蝗虫法”)的与点(比喻为“鼹鼠法”)的研究取向特点。这些研究取向均旨在更广和更深地获得整个的或区域的人类认识综观为目的,因此无须厚此薄彼。这样,我们需要认识不同学科不尽相同的蝗虫法与鼹鼠法,需要找到不
本文通过对相对于传统乡村组织的现代企业组织的人类学研究历程的检视,阐述了组织人类学的研究方法、着眼点、理论导向以及研究特征,说明田野参与观察中的“组织”仍处于大文化(诸如族群、国别与区域文化)的内涵之中。本文还涉及企业组织在今日快速的全球化进程中,何以主动地进行文化变迁来应对与适应世界。
一种是一个族群古老的生计与生活方式,一种是人们设计和推行的生计与生活方式,然而我们发现前者消失了,后者却难以成功。那麽,人们可以找到第三种生计与生活方式吗?!本文讨论中国主要的四种生计类型(游猎、游耕、游牧和农业)人民的自然保护与文化生存问题,侧重特定地方族群和动植物种群在内的生态系统之运转,尤看重
综观中国新兴学科人类学当今的研究特点与发展面貌,可以发现:一些传统的学院派研究主题在多年的积累之后获得了承前启后的新成果,并拓展了新的海外研究领域;新兴的影视人类学摄制起到了文化诠释和应用的重要作用。现在,学院派的学者纷纷卷入公共卫生和文化遗产保护等重要项目中去,它的好处是可以从中转化理论,为学术和
传说中的“公务员放假回家,动员家人拆迁”这一出戏终于在昆明市官渡区上演了。在最近一场牵涉到12000居民,5个村庄和5700亩土地的大规模城中村改造拆迁中,这些村中供职于官渡区政府的人(包括中小学教师)这两天都被放假回家了。他/她们都被告知回家去劝家人在拆迁协议上签字,哪一天签了字,哪一天再回来上班。这里发生的
昆明的城市改造已经打上了仇和的印记。如果用马克思主义地理学家大卫.哈维的话说,这个印记就是浮士德式的“创造性毁坏”。浮士德代表了现代性发展主义的自信。从东部眼光看去,偏安西南,昏睡和落后的昆明已经摸黑上道,开动了“无刹车的高铁”。如今两年有余。应该承认,仇和推行的层层问责制度确实使昆明带来了变化,例如
说实在的,每个人年轻时身上都会躲着一个眼望天边外的流浪者。这是一个隐秘的波希米亚艺术家。在生活中只有一部分人能够实践这种生活方式,这些人便成了盲流、北漂或蚁族。
说这种城市是恐龙并不过分。高层小区虽然满足一种从宇宙间俯瞰人寰的现代主义观看快感,但却是空壳化的,它将城市本来具有的生气灭绝。在当今中国的旧城市中,生气由三种居住区产生,第一是传统的邻里,它们是如北京的东西两城和宣武崇文的胡同区。这些地区有百年以上的历史,其混合居住和邻里相互守望形成城市的生命之源。
大旱之年必现的仪式活动是领导带头抗旱。现在整个西南旱区的各级领导人都在领头抗旱了,从田间到山间,从干裂的河道到井边,一些堪称英勇的举动也不时出现在媒体上。称之为公共仪式是因为,在我们这个将水利视为命脉的国家,能使地方免除旱涝之虞仍然是一个领导人的正当性之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