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陆
学术动态  |  学术交流  |  活动专题  |  学者专栏  |  研究聚焦  |  青年学人文章 | 人类学课程设计
中国人类学评论网
>> 学者专栏
往期查询
学术链接

学者专栏
怎样更好的平衡国人所谓的“团结”(其中常隐含权力因素)与“效率”?这是教育改革必须面对的重大问题。理论上说,解决的办法是有的:一方面,教育管理部门要避免动不动以“下岗”来威胁教师,另一方面,教师也要避免动不动以“公平主义”来维护自身利益。不过,在我们这个国度,要实现这个“双避免”,实在并非易事
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都不仅与科学有关,而且与社会生活紧密结合;疾病与医疗问题,不仅关涉到我们的身体,而且也关涉到我们的社会。因而,我们有必要防止将所有问题归结为“自然科学问题”的简单做法,以更开放的心态迎接有关疾病与医疗的人文学讨论。
我深感时代的冷酷,在法律的力量胜过一切的国度里,情感若无法找到看得见的物的保障,看来也只好由它去了。我们这个曾经是那么“血浓于水”的宗法社会,正在面临着无情的“法的全球化”。
在一个“文明差异暴力化”的时代里,什么样的策略和行动能既可有助于保障所谓“文明”、“信仰”或民族国家自身的安全,又可有助于世界和平?亨氏的“文明冲突论”绝对不是灵丹妙药。然而,国际政治中“文明冲突”的现实存在,又使我们不得不承认,他的理论,实在有其解释现实的力量。
高等学府有等级之分,形成与收入水平挂钩的职称之别,那是正常的。然而,这些年来,国内高等学府出现了“过度阶层化”现象,实非正常。现象的出现,与工资基础上的所谓“岗位津贴制度”有关。“岗位津贴制度”设计的本意为:激励教师提高工作效率,通过给那些工作效率高、工作量大、贡献突出的教师高人一等的待遇。这一政策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李庄就是这么座小山,这么条小河。李庄让我这个教授感到尴尬……我反思良久;有鉴于自己在教学方面存在的缺憾,我计划在不远的将来,带学生去趟李庄,给他们补上一堂课
贵州因“落后”,而有它的“后发优势”。但是,单说贵州有“后发优势”是不够的,我们还应意识到,这个“后发优势”绝非仅仅是一种时间的滞后,绝非是指晚于其他省区的“大开发”,而是一种在保护中求发展的文化生态的可持续发展观。
云南这个地方,留下的古史踪影已不多,但文化的碎片,如同穿过树阴的光线,透过密密麻麻的游人的身影,让人遐思,给人的想象余地很大。
韩国申遗与中国何干?干系就是那漫长的“关系史”及在“国族思想全球化”过程中的被扭曲。当下“遗产”、“文化”、“传统”这些概念都“全球化”和“普及化”了,但它们到底有什么含义,理解的人并不多。无论是中国人还是韩国人,如今都心存一种“国族中心主义”的文化观,这种观念致使我们在看待“遗产”、“文化”、
最近耶鲁大学人类学教授Michael R. Dove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题为“他母亲的梦想”,提醒人们注意一直被媒体所忽视的一个重要事实:奥巴马的这位“少女母亲”,非但不是中途辍学的高中生,而且是在自己的领域有卓越贡献的人类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