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陆
学术动态  |  学术交流  |  活动专题  |  学者专栏  |  研究聚焦  |  青年学人文章 | 人类学课程设计
中国人类学评论网
>> 学者专栏
往期查询
学术链接

学者专栏
人类的文明既有共同的特征,也呈现出形式的多样性。对于什么是文明,文明是否是延续的,我们不能单独以中华文明为尺度,来得出一个结论或者下一个判断。我们必须了解不同的文明,对它们进行比较研究,才能较好地认识文明的一些基本问题。更为重要的不是断言中华文明是否是唯一延绵不断的,而是去探究文明的生命力何在,文明
从长时段历史观察,文字、文明和国家的边界漂移不定,与人口迁移、族际通婚、文化传播、战争、灾难、地缘政治、宗教影响等都有密切关联,诸因对转,充满不确定性。
历史人类学经验不仅从根本上改变了我自己的研究方式,也改变了我看待他人工作的态度。首要的是,它教会我始终对任何类型的先入之见保持警惕。关于开展访谈和使用数据的最好方式,人类学家和历史学家已经有着强有力的方法论观点。以`局内人`或者`局外人`的身份从事调查,各有其优势,完全没有必要断言某一种方法是唯一合
对中国经济改革的理解主要来自“新制度经济学”,特别强调市场化的私有公司以及相关法律所起的作用;Andrew Walder和钱颖一等则指出,地方政府,尤其是其乡村企业,扮演了关键的角色。但两种分析都不能解释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的经验:发展的主要动力变为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的竞争下为外来企业所提供的大力支持。它们普
由此看来、像梁漱溟这样从礼俗角度理解社会、虽然没有清楚地区分政治与社会,却并没有忽视现代意义上的“社会”的一个基本功能,即,完成政治所无法完成的提升灵魂的幸福的任务。即使是主张完全打破旧礼俗的人们,也往往预设,未来整顿中国人心的,应该是某种形式的“礼”。人们所争论的,是这套礼俗的内容是什么,以及需要
今天,我们可以看到统治/治理与经济对一切你可以称作人民主权的东西——一个如今被否定了一切意义的表达——的压倒性的优势。也许,西方民主正为长期以来他们甚至不愿意费心去细致考察的哲学遗产而付出代价。把统治/治理思考为简单的执行权力是一个错误并且是在西方政治史上最重大的谬误之一。这解释了为什么现代政治思想会
随着全球化进程的不断加快,资本、物资、文化、政治等方面的交流愈来愈超越民族和国家的界限,学者们开随始把区域研究置于全球背景中进行考察,尤其是对互动关系的研究,成为了在全球视野下进行区域史研究的核心议题。由此,研究者们在一定程度上匡正了19世纪以来内化在西方社会科学领域中的“欧洲中心论”,新的全球视角倾
“没有统治者的部落”或“有秩序的无政府状态”之意象,出现于特定时代,与西方人类学家对于遥远地存在“好社会”的向往有着密切关系。古迪将被后人称为“政治人类学”(political anthropology)的那些研究,与一个与战争相关的特殊时代———第二次世界大战———相联系。他这样做,有其根据。
`神话`(myth)一词源于古希腊的mythos,本意为`语词`、`言说`、`虚构故事`等;而神话学的`学`字,则从古希腊中与mythos相对的logos(逻各斯)而来,指潜藏在万物混乱的外表下的秩序、规则和本质,及相对于`语词`、`言说`、`虚构故事`,能完整表达本质、本源、真理、绝对的思想和语文体系.
人类学家希望为自己的独立民族国家建设服务,从而研究的关注点越来越内化。今天我们重新要把自己的思考和视野世界化,则不可能是一个简单的逆向运动,即“去国家化” 。我们的世界已经和过去的世界有本质不同,今天的世界是一个由国家组成的世界。其实20世纪的“国家化” 本身,是一个人类历史最重要的“世界运动” 之一,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