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陆
学术动态  |  学术交流  |  活动专题  |  学者专栏  |  研究聚焦  |  青年学人文章 | 人类学课程设计
中国人类学评论网
>> 学者专栏
往期查询
学术链接

学者专栏
这里我们所指的藏学人类学是,采取人类学的研究方法,通过长时段的参与观察,用田野中获得的第一手资料撰写的论著(人类学的专业术语称为“民族志”,ethnography)。我在这里所讲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中山大学网络图书馆中的ProQuest学位论文全文库,以及我在香港中文大学和美国收集的与西藏有关的西方博士论文。
和英、法等国的人类学家相比,德国人类学家们相对来说对于带有文字传统的古代文明表现出了更大的兴趣。他们之所以会把历史悠久、有文字使用的所谓“高文化”(Hochkultur)也圈入自己的视角范围之内,在我们看来,有着以下几方面的原因
我认为自己首先是一个世界公民,学术界的世界公民。我视个人的良心和学术规范高于一切,不会因为任何民族情感、对组织的忠诚,甚至是国籍毁掉自己的学术声誉。我认为人间是全人类的共同社会,在此之中,个人主体性最重要,其他任何单位都有局限性,不能拿一个“国”或“族”涵盖一切。21世纪的民族观念和过去的观念有很大区
杜赞奇教授此番言简意赅的讲座,让我们对人类可持续性问题之思考,摆脱了一种横向拓展的套路,领悟到一种纵向超越之可能。回顾古今中外,杜赞奇教授的这一长时段的观点在提醒我们:生活如要延续,人们在关注自我与他者之同时,还须抬头望天!
因此,在费孝通先生强调的“文化自觉”中,这可能是最重要的:直面对中国的现实,回答中国的真实问题;而不能仅仅关心中国传统文献或西学文献中的问题。我刚才说的对费孝通和儒家思想发生及其关系的重构,则意味着,所有的知识都是社会的,为了社会的生存,所有的知识运用都必须是具体的和地方的,不可能存在独立于社会生活需
作为法国社会学年鉴派的重要代表人物,葛兰言因其学术旨趣与英美主流的社会科学研究相异,使得学界对其关注不够。尽管他的社会学理论与方法大多来源于其对古代中国文明的社会学理解,然而即便在中国社会科学界亦鲜有人追随之。分析个中原因,根源在于中国社会学侧重现代社会研究的趋势,以及在观念方法上忽视中国传统,追求西方英
在费孝通先生逝世一周年的纪念会上,香港中文大学金耀基教授回顾费老的贡献时,曾很感慨地说:“中国社会学何幸而有费孝通。”今天,回顾费老与民族学的关系,我们也要说,中国民族学何幸而有费孝通。因为近几十年来,在我国民族学的学科发展之路上,费孝通先生始终是一位旗手、一位舵手、一位指路人。早在上个世纪
Anthropologist Mayfair Yang teaches in the religious studies department at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 She has done pioneering work discovering, describing, and reflecting on the fate of traditional culture in post-revolutionary China through numerous articles and edited volumes, tw
我国民族学与社会学关系密切、历史纠葛不断。通过对我国社会学、民族学包括人类学的代表人物及其所属各个流派和其相互关系的深入剖析,提出两个“兄弟学科”结合而非对立的思路,对认识我国民族学与社会学的历史关系和探索其发展前景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本论文以20世纪前66年中国的民族音乐学家以及相关人士所从事的实地考察为对象,通过对相关史实的梳理,探讨它在不同历史时期、不同学术背景下呈现出的考察者的观念、方法及其考察的成果。并探讨它对于20世纪中国民族音乐学的建设意义和对学科发展的深远影响。其中,为了参照这个历史阶段中国民族民间音乐的生存状态以及实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