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陆
学术动态  |  学术交流  |  活动专题  |  学者专栏  |  研究聚焦  |  青年学人文章 | 人类学课程设计
中国人类学评论网
>> 学者专栏
往期查询
学术链接

学者专栏
中国思想慢慢意识到,“夷之长技”不仅在于战舰、火器和“养兵练兵之法”,甚至不只是各种典章制度,还在于背后的哲学。
很多人喜欢问巫鸿,你怎么可以又研究古代又研究现代。在这样一个学科分布越来越被细化的时代,这似乎变成了一件不寻常的事情。这个问题大概可以从巫鸿的成长经历中找到些许答案,从故宫的站殿员工到哈佛的学生,再到现今的芝加哥大学教授,多次与中西方艺术的亲密接触,早已让巫鸿在这两者间游刃有余地回转。而他一路上遇到
北京万圣书园总经理刘苏里在一篇书评中写道:“如果不是处在一个剧烈变动的时代,我们很难设想阎的山东老家与美国、下岬村与哈佛大学、流浪汉与‘列文森奖’获得者会有什么联系。因为要追寻一部文化人类学典范文本的产生轨迹,我们便不能不注意这些令人匪夷所思因素的内在逻辑。”阎云翔说,感激刘苏里看得那么透。
贺霆教授在人类学领域对中医在不同社会之下的生存形态进行的开拓性研究无疑为国内中医学界重新认识中医和反省当前的中医发展战略思想及其相应的法规政策提供了新的途径。笔者就贺霆教授在中医人类学领域的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对西医把持的中国卫生部在建国后一直推行的中医科学化发展战略作出进一步的反思和批判,以期纠正当前
某些西方学者将西方自身视为一个“宗教??宇宙论整体”,且将这个整体视作为近代社会科学观念背景,我同意这种做法;但与此同时,在理解近代西方社会科学时,我却又不同意将“西方”视作铁板一块,而主张注重研究近代西方学术的国别、地区差异及学派差异。就人类学这门学科的国别差异而言,欧洲就曾于19-20世纪之交在德国的
实行匿名评审制度,旨在杜绝学术界“人情因素”,使教授可以能更加自由和客观地判断学位论文的真伪与水平高低。考虑到论文匿名评审制度有其益处,我一直怀着热切的心情盼望着它作为“有中国特色的制度”而发挥其积极作用。
“民族文化大省”这个口号,与吴文藻关于“多民族国家”的观点是一致的。为了建设具有民族文化特色的省份,云南人费了许多心力。得到宏扬后,云南民族文化的“影子”变得越来越大。这本来是件好事。可是,我们现代中国人似乎因过于担忧旧有的那些文化的破旧性和无规模性,而总想变之为“黑牛大影”,使之成为新、大、空的文
私利对于涉及面至为广泛的“公共物品”的侵袭,或后者因为所谓“缺乏资金”而向前者“投降”,是中国改革中必需引起关注的问题。我们当中总有人以为,将所有本来应该是“不可交换”的“物品”变成“完全可以交换的”“商品”便是“现代化”了。
《中国之马达》有一个副题:“小资本主义的一千年”。作者葛希芝是我的同行,曾在台湾、福建和四川从事过相当长期的人类学田野工作。据我所知,她还是一位认真的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向来坚持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原则,其以往发表的论著,多集中探索“民间意识形态”(民间文化背后的观念形态)。
对于遗产保护,我心情很矛盾:一方面,我欣喜地看到这有助于国人摈弃“文化极端主义”;另一方面,我觉察到遗产保护已有“运动化”苗头。我以为,文化遗产源于历史的积累,不可能一蹴而蹴地“再创造”。遗产保护是好事;好事无疑永远是事儿,但要留住这个词汇中的“好”字,我们就需要小心谨慎,防止好事变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