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动态 > 在一起:一种文化转型人类学的新视野

在一起:一种文化转型人类学的新视野

时间:2020-05-24 14:51:07

编辑:admin

 

  摘要:人类学家有责任对文化从深层次去思考,并应承担起一种学术的责任,将文化真正当作文化去加以研究。要从原来西方将文化的发展引到一个尽头的状况中拉回来,重新思考中国文化在此基础之上该如何发展。任何文化都会有底色。西方文明的文化底色是一种理性的成长。文化转型体现在各种形式的以理性为基础的社会与文化的支配上。其后果是在于我们的心不在一起,或者我们的情感不在一起,我们的学术不在一起。与一种分离技术相背离,切实需要告别反思、拒绝批评与消解权力,由此而达致真正的和而不同的在一起。

  关键词:在一起 文化转型 分离技术 权力 告别反思

  我今天的论题是跟最近在塔里木大学的讲座和会议发言有关系,不过相比那个时候,应该会更扩展开来去谈,当然这都还只是一些我最近的想法,不是很成熟。我不是纯粹的人类学家,而经常说一些人类学的事情,反倒不会受别人太多的嫉恨。既然你自称不是人类学家,你所想到和理解的人类学也许就可能是另外一种样子,而且,这种非人类学家的角度,也许会让更多的人注意到,大概纯正的人类学家可能在这一点上会对我有些恼火。

  人的问题与文化创造性

  我这里实际上可能会更关心人的问题。人的问题,大约是一部戏里说的“to be or not to be”(死亡抑或存在),谁说的我忘了,大概是莎士比亚戏剧里的句子吧。最近流传着一些消息,说的是一些中国的寺院纷纷要谋求上市,它反映的也就是现代宗教的上市,即市场化。这背后更深层的或许就是今天中国文化所面临的问题以及由此而拓展出来的中国文化与中国人类学之间关系的问题。

  今天的人类学家有责任站出来去强调,对于文化的问题,不是进一步地把它当成是政府要推进的,或者说文化学家以及有一些人文情怀的作家们要去管的事情,我想这背后真正的是要有一种对文化从深层次去思考的自责。显然,人类学家在今天的中国应该承担起来一种学术的责任,将文化真正当作文化去加以研究;另一方面,要从原来的西方将文化的发展引导到了一个尽头的状况中拉回来,由此重新思考作为整体的中国文化在这个基础之上该如何去发展。

  我想文化对于人类学家或普通人来说是有其魅力所在的,说得直白一点,所有喜欢“吃喝玩乐”的人,都对文化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尽管人们不一定都能把这道理说得十分明白或者有这方面的自觉。这些恰恰与经济意义上的理性计算之间有着一种天然的分别。2008年地震后,在羌族地区汶川县,普通妇女还是仔细地用缀饰着文化符号的穿着将自己完美地装扮起来,而恰恰是真正处心积虑参与到财富创造和积累中去的男人却穿着很普通的现代服饰,这样的场景可以让我们思考,文化究竟在什么意义上在发挥其独特的作用?这实际上是一种心灵的丰富性在行为上一层层地表现出来,我想文化在这样意义上是不可说的,是无意识的。当你去问这个妇女的时候,她一定说不出来或告诉你文化是什么,但她可能比很多人都有文化。

  最近,我到外地去,在北京南站候车时发现,中国人对文化有其自身的一种创造力。本来要去店里吃早点,之后再去天津。但我发现,旁边就有醒目的肯德基的标志,但再细细一看,又似乎不是,写着“肯德基兄弟店”,原来里面是卖中国式的早餐,有油条豆浆之类,看来中国文化里最为普通的“兄弟”的观念在这里发挥了作用。在中国,大约是有兄弟在,很多事情就好办了,两个人之间是兄弟关系,那就意味着一种信任,意味着不加任何的怀疑,这不用说明,只要说出“兄弟”两个字,就是一种暗指的信任关系。肯德基在中国名气大,中国人很聪明,借用“兄弟店”的发明,让这两者之间有了一种天然的联系。我还很有兴趣地去看看他们挂在墙上的营业执照,似乎上面也没有什么肯德基子公司的标记字样,店员说之前已经和肯德基公司说好了,“我们就是他的兄弟”,“我们做的全都是中国餐”,细细一看,油条、粥等,价格也不菲,顾客也俨然像肯德基店一样地排队。实际上不可小看这些不大起眼的招牌,因为它们预示着中国人对这些文化的独特的理解和创造。因此,文化从来都不是固定化了的,是要在人们的手中不断翻出花样来的,那才是一种有生命力的文化。

  很多人会附庸风雅地拿些国学的陈旧概念来套中国文化。解释了半天,大家还是过自己平常的生活,与那些说教毫无关系。这样做下去,很多被界定为国学传统的中国文化反倒会因此而死掉,即因为僵化而死掉。上面这个例子,其实是巧妙地启用了一套专门的办法去规避国际法,从这做法中你大约是找不到什么污点可以去追究的。在这个意义上,同样是中国人吃的粥,现在就变成是似乎与肯德基的兄弟一样的粥,还有大家看看他们的大招牌上写着“东方既白”那四个字,这显然在借用中国传统的一些语言表达的符号,很醒目,也很吸引人。我想在某种意义上,这便是由一种文化转型转化出来的文化,换言之,文化可能就是在转化一些本来是无意义的自然的东西。所以,一旦文化失去了其自身的转化能力,成为一个仅仅是文化的符号的东西,那这个文化就可能或迟或早会死掉了。

  在这个意义上,文化便一定不是固定化了的,总会有新的文化去替代旧的文化。法国结构主义人类学家莱维—斯特劳斯讲了很多所谓自然与文化之间的转化过程,他实际讲的就是自然与文化之间的一种结构性的转化这样的意义。而在我看来,文化的东西当其自身面临一种转型时,背后则是一种权力关系的转化,也就是说文化不是简单的文明、文字或教育等的存在,它背后还是一种动态的权力关系,我在后面会更多地谈到这种权力关系的转变。

 

 

 

相关阅读
高广旭:《资本论》不存在“正义悖论”

高广旭:《资本论》不存在“正义悖论”

时间:2020-05-24

《资本论》研究是当前学界普遍关注的理论热点,在这些关注中,《资本论》的正义观尤为引人注目。对此,学界通常采取两条阐释路径。一条从“正义”出发

文化表达与族群认同——以武鸣壮族龙母文化为例

文化表达与族群认同——以武鸣壮族龙母文化为例

时间:2020-05-24

内容摘要:龙母传说与信仰在环大明山壮族地区广泛流传。武鸣县多地有龙母庙、龙母屯、龙母岩洞等祭拜龙母的遗址,是龙母文化传承发扬的典型。龙母文化

羌族羊皮鼓的艺术人类学解读

羌族羊皮鼓的艺术人类学解读

时间:2020-05-24

摘 要:羌族羊皮鼓舞已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之“民间舞蹈”类。单从名称及归类看,似乎羊皮鼓舞就是一种表演性的艺术舞蹈,羊皮鼓之于羌人

媒介事件化的中国民族问题

媒介事件化的中国民族问题

时间:2020-05-24

【摘 要】鉴于媒介环境的变化,媒介事件的概念开始从仪式性事件延伸至破坏性事件,破坏性媒介事件也被认为是肇事者和媒体的合作。文章对《纽约时报》

论凉山彝族亲属间的对立关系、三角结构及其在纠纷中的作用

论凉山彝族亲属间的对立关系、三角结构及其在纠纷中的作用

时间:2020-05-24

内容摘要:凉山彝族人际关系中广泛存在着亲属间的对立关系,这种对立关系在涉及第三方时可形成三角结构,以防止纠纷或达成纠纷的调解。对立关系是调解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