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动态 > 视觉人类学的三个维度

视觉人类学的三个维度

时间:2020-05-24 14:51:08

编辑:admin

 

  【作者简介】邓启耀,中山大学 人类学系,广东 广州 510275 邓启耀,男,中山大学人类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民俗学、视觉人类学研究。

  【内容提要】看或被看,是一种不可避免的状态。就我们在什么情况下在场观看?观看者和被观看者处于什么关系?透过我们的观看,呈现的是自己文化的影像记忆,还是现实人文的多重镜像?我们的图像如何具有我们的文化特质等问题,本文结合2009年在昆明召开的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第16届大会研讨情况,对“我看人,人看我;我看人,也看我;我看人怎么看我”三个视觉人类学角度做些论述,以期和学界同仁分享大会研讨成果。

  【关 键 词】视觉人类学;我看人;人看我;我看我

  中图分类号:C9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723X(2013)01-006-06

  2009年7月27日—31日,号称人类学民族学奥运会的“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第16届大会”在昆明召开,有来自国内外的三千多学者参加。大会分为若干论坛,影视人类学是其中规模最大的论坛之一,有18个专题组。“视觉表达和跨文化观察暨庄学本百年诞辰纪念研讨会”,是“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第16届大会”影视人类学论坛引起较大反响的专题组之一,由中山大学人类学系、广东美术馆和中央民族大学联合主办,笔者和法国亚威农艺术学院雅克·德冯特(Jacques Defert)教授、摄影理论家李媚教授共同主持。本专题组有来自中、法、美、日等国的40多位学者参加,根据论文内容分为三个单元:第一单元为“我看人:谁是我?谁是他者?庄学本百年诞辰纪念研讨会”,第二单元为“人看我,我看我:本文化持有者自述和视觉分享”,第三单元为“我看人,人看我:局外人和局内人的对视与对话”。

  研讨会开始,笔者作为执行主席做《我看人看我》的专题主持开场白,笔者认为,看或被看,是一种不可避免的状态。问题是,我们在什么情况下在场观看?观看者和被观看者处于什么关系?透过我们的观看,呈现的是自己文化的影像记忆,还是现实人文的多重镜像?我们的图像如何具有我们的文化特质?已故著名人类学家费孝通先生关于“我看人,人看我”的人类学观察,从视觉人类学角度可以在不同的断句情况下理解:我看人,人看我;我看人,也看我;我看人怎么看我等等。这是本专题组研讨主题策划的一个结构性考虑。

  一、我看人:谁是我?谁是他者?庄学本百年诞辰纪念研讨会

  研讨会是对尘封半个世纪的摄影大师庄学本影像的多学科学术研讨。庄学本作为中国现代影视人类学的杰出先行者和摄影艺术家,他的摄影考察以及摄影作品所具有的历史丰富性以及文化、艺术品质,无疑值得后人发掘与研究。本次会议研讨主题为:20世纪初中国的西部开发和边地摄影、庄学本与中国人类学摄影、拍摄者与被拍摄者、他者观看的多种方式、民族学:国家建构与民族认同的人类学考察、中国历史中的影像人类学考察、人类学考察与摄影方法等。参加本单元研讨的学者来自国内外不同领域,通过庄学本的摄影,从不同学科背景进行了视角不一的阐释。

  庄学本影像的重要发掘者李媚首先介绍了在广东美术馆举办的“庄学本特展”和刚刚出版的《庄学本全集》(2009),她在《观看的观看——庄学本拍摄的肖像阅读》中,通过从庄学本肖像的阅读,寻找庄学本影像的来源以及审美趣味。同时通过庄学本与爱德华·柯蒂斯(Edward S. Curtis)的北美印第安人,C.约瑟夫·洛克(Joseph Rock)1922—1949年之间在中国西南、西北部进行的人类学影像考察中肖像的比较,对他们的观看以及我们当下的观看与情景进行分析。从而对观看的伦理,观看的观看做了自己的阐述。

  20世纪以来,民族学人类学学者运用近代西方科学体系对西部少数民族进行的研究,都严格遵循学科规范,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但是,这些严格的学术规范,也掩盖了那些鲜活的面容和动人的故事。所幸的是,摄影家庄学本用数千张照片和生动的游记,为我们保存了这些充满人性光辉的瞬间。为此,中山大学麻国庆在《视觉的表达与鲜活的多民族生活世界的再现——以庄学本的田野调查和摄影作品为例》谈到,从1934年开始,庄学本就先后在当时的四川、青海、陕西、甘肃等地考察并摄影,1939年又在西康省考察。他的照片中,保留了藏族、羌族、彝族、蒙古族、土族、撒拉族、纳西族、苗族、傈僳族的大量影像,同时,他还完成了《羌戎考察记》、《西康夷(彝)族调查报告》、《良友·新西康专号》、《康藏猎奇记》、《康藏民间故事》等脍炙人口的游记。这些充满张力的照片和生动活泼的记载,提示我们在当今的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要更加关注和尊重影像及其背后那些生动的人生、那些社会自身所拥有的活力。民族志是人类学研究的基础,民族志影像在影视人类学中也具有重要位置。邓启耀的《中国影视人类学先驱庄学本》分析了庄学本十年的民族志摄影作品,认为其数量巨大,质量上乘,系统性强,堪称经典。从人类学角度观之,其作品竟然在体质人类学、文化人类学等方面都有影像“书写”的探究;其独特的影像民族志风格,对于丰富人类学“语言”的视觉表达,也有可圈可点之处。从庄学本的影像和记叙里,我们看到一个对“化外”异域和“他者”世界充满好奇的摄影爱好者是如何成长为一个站在独立的民间立场,具有人文关怀精神的人类学摄影家的。庄学本出于对边疆问题上存在的那种认知空白和书写空白的激愤,促发了自己“用形象的图片介绍祖国的边疆”动机,他或许没有想到,这些基于强烈国家民族意识的作品,竟然成为中国影视人类学或民族志摄影的重要奠基之作。中央民族大学付爱民《以庄学本早期探索为起点的少数民族影像志建立方法研究》,以庄学本少数民族影像志拍摄探索为案例,归纳早期民族影像志的成功经验,从调查记录、自然与人文地理环境、民族与区域景观、盛装服饰符号、体质特征形象、宗教仪式与民俗活动场景、典型人物肖像、生产生活器物八个影像志建设科目的成就探索当代少数民族影像志的建设方法。广州美术学院李公明《人类学与民族学调查中的建构性叙事——以庄学本的民族志摄影为个案的研究》指出,人类学、民族学调查的建构性叙事建立在描述性叙事基础上,民族志摄影是重要的描述与记录工具。庄学本的民族志摄影并未经过正式的人类学训练,但所完成的摄影却具有真实、平等的描述性效果和建构性意义。他的摄影与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中国民间文艺学、民俗学调查的学界氛围有着密切的关系,也与当时汉人政权与边地原住民上层社会的权力竞争和政治建构有所关联。本文以庄的摄影与日记文本为中心,试图使他的民族志摄影的建构性意义和局限更清晰地呈现出来。日本法政大学文学部千野明日香《简论庄学本〈康藏民间故事〉》分析了庄学本在康区考察中搜集的民间故事,中央民族大学张亚莎《“西康女子”涂面习俗考述——庄学本影视人类学带来的启示》结合藏文古籍、古代绘画等资料,讨论青藏高原古代族群中的“赭面”习俗。她欣喜地看到,这一缺乏民族学佐证的遗俗,在庄学本的摄影中看到了。中山大学王建新《图像资料与人类学研究——本土经验及若干现象初探》总结性地肯定了图像资料在人类学研究中重要的历史作用和现实意义,认为,图像资料可以提供有关人类活动最直观的说明材料,其反映现实状况的逼近程度、提供的信息量以及可能给予读者感官和认识的冲击也是一般文字材料很难企及的。因此,作为研究人类各种活动及其结果的学科领域,人类学不但无法避开图像资料的使用,而且围绕相关研究不断深入还派生出一些新学科,如影视人类学、视觉人类学等,并通过对当今中国民族学人类学图像资料利用中一些现象的批判分析,形成一种有助于学科发展壮大的理论反思。

  关于观看与被观看关系的问题,中国艺术研究院蔡萌在论文《互为他者身份认同的摄影关照》中认为,当摄影开始真正在中国人手中传播的时候,不仅存在一个新视觉经验建立的问题,而且还存在一个本土视觉经验逐渐被转向的问题。而在这个转向与建立的过程中,东西融合是一个主要趋势。此时也正值中国人开始接受西方文化,向西方学习的初期。大量以西方现代科学为背景的照片开始出现。作为一种依托于体质人类学的摄影,庄学本的照片不仅为我们呈现了一种非常特别的摄影观看方式,同时,也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复杂的本土视觉现代性图像文本。中央民族大学殷会利在《从庄学本影像论当代少数民族文化建构中的“看与被看”》以早期庄学本人类学摄影作品为例,分析其观看方式所代表的对少数民族文化场外关注的审美意象,并与当代民族文化变迁结构相对比,归纳少数民族摄影的传播效力和文化变迁的导向力,并以此为基础探讨当代建构中如何借助看与被看的文化关系促进少数民族文化建构的良性发展。作者指出,由于现代视觉信息传播的迅猛发展,看与被看的关系是研究少数民族原生态文化艺术在当下发生剧烈文化变迁的主要线索之一。以人类学考察为目的的摄影行为以“看”的角度表明了外界对民族文化的视觉评价,其价值观影响到了民族文化自身的建构与发展。

  关于谁是“他者”及其与国家和意识形态建构的关系,四川大学龙成鹏在《他者的景观——1941年庄学本西康影展及其评论》中,提及1941年庄学本在战时陪都重庆等地举办的“西康摄影展览会”。这是一次官方性质的影展,展出了西康省政府顾问庄学本在西康拍摄的有关风光、物产和民族的照片以及一些调查所得的统计图表。西康传统上是“西番”、“罗罗”等族聚居区,是华夏的“他者”,在大多数“内地人士”眼中是“蛮荒”之地。但在“抗战建国”和“中华民族”的国族建构的背景下,这个地方显示出了它的独特意义。影展主办方希望通过精心挑选的照片和富有成效的展出方式,告诉人们一个真实的西康,揭示西康的美丽和富饶。影展引起政界、知识界的广泛关注,留下了很多评论。这些评论肯定了影展的功绩。人们相信西康影展揭开了西康的“神秘”面纱,让他们得知西康“真相”。不过,在具体谈论到西康真相时,人们各自描述出的西康又存在差别,甚至有的论述完全相反。这些评论,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作为“他者”的西康在观众眼中的矛盾性。不过,这次论争在思想层面也反映了中国民族国家建构历程的复杂性。台湾世新大学陈学圣通过民国期刊中的少数民族的报道,比较分析民国时期不同的摄影取向。他在论文《民国期刊中的少数民族——从王小亭到庄学本》中指出,民国期刊,特别是20世纪20年代中期之后的画报可以说是现代中国纪实摄影的起源,当时的摄影者与画报编辑共同发展出了本土纪实摄影的雏形,其中王小亭与庄学本都曾经对川藏地区的少数民族做过摄影报道。不过王与庄虽然拍摄的年代接近,却代表着纪实摄影发展中两个截然不同的面向。从王小亭的“他者”到庄学本的“同胞”,中国纪实摄影在20世纪30年代其实已经完成了现代化的历程。复旦大学顾铮也是通过民国时期的一本画报,试图重新定义“国家”。他在《重新定义“国家”——从庄学本在(良友)画报上的作品说起》里,尝试通过对于庄学本拍摄于1949年以后的中国少数民族摄影作品的考察,包括与他在1949年之前拍摄的少数民族摄影进行比较分析,来呈现这两个不同时段里的作品的区别,通过这种区别来寻找1949年之后中国少数民族表征所发生的变化,以及这些变化背后的原因。

  参与组织筹备研讨会的广东美术馆王璜生以及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张谦、中山大学杨小彦和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叶星生因故未能出席,但分别提交《人类学影像之“酷”与早期慢照图像风格》、《在文化人类学与终极信仰之间》和《机缘与自觉:作为文化遗产的庄学本摄影》等论文参会。王文从摄影技术方面探讨图像风格,杨文通过对中国几位以专题为拍摄对象的摄影家的评述,试图澄清发生在纪实摄影运动当中,作为人类学考察与表达宗教信仰之间的关系,并讨论其中的意义。比如,把存在与信仰视为一体,把信仰作为一种隐喻嵌进对象的细节中,而以敬畏为观察的终点。叶文将20世纪30年代庄学本西部人类学考察摄影作为藏民族文化遗产保护中的文化个案。透过摄影的美学风格和叙事形式对庄学本摄影进行重新的解读与诠释。从中获得对藏民族文化识别、身份认同的视觉依据,进而对文化遗产保护中的人类学、民族志影像在今天的价值和意义的展开探讨。

  二、人看我,我看我:本文化持有者自述和视觉分享

  以少数民族学者及其专题为主体,直接由他们表达对外来人拍摄的少数民族纪录片的看法,同时展示他们拍摄的纪录片。在会上交流发言的有:云南省社会科学院摩梭人学者和作家拉木·嘎吐萨在《影视解读中的摩梭人》的报告中,结合多年来外地人在摩梭地区拍摄的风情片,提出了尖锐批评。他指出,以汉人或西方中心的心态对摩梭文化的误读,是导致那些纪录片面临本文化持有者质疑的主要原因。摩梭民俗博物馆摩梭人纪录片制作人多吉通过一个出卖祖母房的故事,透过别人眼中的“我们”和我们眼中的“我们”,讨论在现代化进程中如何保护传统文化等问题。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民族事务委员会壮族学者王明富介绍了12集大型壮族电视纪录片《丽哉勐僚》的拍摄,是从考古文化、寻找野生稻、传统稻作科技、稻作礼仪等,追溯文山州是稻作文明的起源地之一,同时揭示该地区仍保留着壮族先民烙上的丰富多彩的“那文化”印记。作为曾经和摩梭人一起拍片的作者,纽约州立大学翁蝶蝶在《泸沽湖纪行:论纪录片跨文化田野合作个案分析》中,通过自己在摩梭地区调查和拍摄的情况,就跨文化田野中合作的问题进行反思:第一,如何明确纪录片摄制和田野调查影视纪录的不同之处?第二,如何确定当地人在拍摄中的地位和角色?第三,由于旅游和传媒文化在当地不同村落有不同程度的发展,摩梭村民对我的角色表现不同的看法,如何调整:和村民接触的方式?希望以此个案分析能够促使中国和国际影视制作人和学者在跨文化田野合作问题上多加讨论。针对目前时兴的“把摄影机交给村民”的实践,中山大学杨晓芹在《村民实验视觉影像过程的权力建构》中指出,权力建构既有内部的原生权力的重新分配和再建构,同时又有传统与现代的碰撞新的权力意识的出现。对于一个可以说直接从传统生活环境(自然原生态)进入现代生活环境的群体,如何让他们在变化中适应整个社会,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发展问题。村民影像计划的实施就是用一种现代工具打开他们的认知视野,建立适应社会与发展自身的机制。在此过程中传统的社会记忆被新的环境进一步屏蔽,或出现“结构性失忆”。而新的社会记忆也开始形成,实际上就是传统与现代权力意识的碰撞。在这一碰撞中,相机资源成为内部村民“分配”或“交换”权力的一种重要工具。广州美术学院陈晓阳《关于记忆的图像叙事》认为,在田野中我们总是无法彻底地翻越乡村的藩篱与当地人一起面对他们每天的日出日落,他者的彼岸也总是远大于我们的凝视所能丈量的距离。但其实所有需要关注的信息在第一次进入时就已经存在我们的图像记录里,惊险的细节和迷人的碎片都在等待观察者的觉悟,当地人的故事并没有消失,只是我们无法破解表象的空气里隐藏的喘息。当这些记忆随着调查的深入被连缀起来,我们就会惊觉图像早就述说了一切,表里还是虚实只是看我们从哪里去解开这个迷局。

 

 

 

相关阅读
吴文藻与中国社会学人类学研究

吴文藻与中国社会学人类学研究

时间:2020-05-24

【核心提示】吴文藻作为中国最早一批社会学与人类学学者中的杰出代表之一,对我国社会学与人类学的发展,尤其是社会学与人类学的中国化进程作出了斐然

中国民族认同的媒体构建

中国民族认同的媒体构建

时间:2020-05-24

【摘 要】近年来,中国民族认同和民族主义成为世界各地学者热议的课题,然而这一领域的研究尚缺乏具体的实证支持和连续性、系统性的考察。中国民族认

坚强的文学守望者

坚强的文学守望者

时间:2020-05-24

年已75岁的夏康达教授,精神矍铄,脸色红润,侃侃而谈,笑声朗朗。在天津,无论在文学界,还是在教育界,如夏教授这样有半个世纪教龄、55年笔耕不

中国当代家庭关系的变迁:形式、内容及功能

中国当代家庭关系的变迁:形式、内容及功能

时间:2020-05-24

家庭关系是具有血缘、姻缘和收养关系成员之间所形成的关系,它有多种形式。家庭关系以权利和义务为基础,在很大程度上表现为具体的功能。一般来说,家

多民族国家政治认同整合机制的实践思考

多民族国家政治认同整合机制的实践思考

时间:2020-05-24

【摘 要】生活在村落中的少数民族,政治生活主要在社区政治体系中进行,社区政治体系是在国家与社区的互动中建构起来的。多民族国家政治认同整合机制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