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动态 > 中国环境社会学与生态人类学的跨学科演绎

中国环境社会学与生态人类学的跨学科演绎

时间:2020-05-24 14:51:08

编辑:admin

 

  作者简介:罗桥( 1985 - ) ,男,贵州贵阳人,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博士研究生,日本爱知大学大学院中国研究科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 环境社会学、文化人类学。

  摘要:目前,在中国环境社会学与生态人类学均是不断成长、发展中的学科。由于这两个分支学科在研究对象上有所重叠,因此容易造成理解的偏差和内涵的误读,需要首先对环境与生态两个概念进行辨析,继而从环境社会学与生态人类学的发端、研究导向、分析单位、范式等方面比较两个分支学科之间的不同点,针对国际潮流和中国现阶段面临的问题着手讨论两个分支学科跨越障碍的必要性。

  关键词:环境社会学;生态人类学;区隔;融合

  2012 年伦敦奥运会的开幕式不仅向人们展示了工业革命为人类带来的盛况,同时也向人们昭示了这个盛况背后所隐藏的危机。开幕式用大篇幅呈现了“伦敦雾”事件,同时也极力展示英国的田园风光。虽然是略带调侃的展现,但人们无法回避环境污染、资源掠夺与生态破坏的主题。从20 世纪 60 年代开始,各个学科从不同的角度开始反思人类发展的主题,环境和生态渐渐从幕后走到台前,成为世界范围内科学研究的关键词。社会学和人类学这两个工业革命后才产生并逐渐走向成熟的学科均以研究人类社会为己任,面对人类生存环境不断恶化的现状,这两个学科从不同的角度论证“自然环境”和“生态”问题在各自学科中的重要性,并且相应产生了环境社会学与生态人类学两个分支学科。

  由于社会学与人类学两个学科均是对人类社会的组织制度、文化、行为等方面进行研究,所以环境社会学和生态人类学常常因研究对象的相似而被相互混淆或难以分辨。也因为这些相似性,这两个分支学科在研究方法和理论范式中又经常相互借鉴、相互补充,进而完善自身的学科体系。虽然环境社会学与生态人类学在形式上都是以生态环境与人类社会之间的关系为研究对象,在各自的研究领域中也有相互借鉴、吸收和融合之处。然而,两个学科本身对于生态环境的概念判断、学科发端、研究取向和研究范式等方面均有很大差别。

  作为舶来的学科,社会学与人类学向来不缺乏西方理论的借鉴和概念的引入,而环境社会学与生态人类学作为这两个学科的分支,同时又是众多舶来学科中的“后生”,在中国尚处于始发阶段,其产生和发展更需要在脉络上理清头绪。虽然学科融合与范式借鉴一直是中国社会学与人类学研究的重要环节,然而必要的学科区分和还原各自特征仍是一项重要的工作。本文试图从环境与生态的概念辨析、环境社会学与生态人类学的学科区隔等方面进行论述,阐述中国环境社会学研究与生态人类学研究需要走向融合的原因。

  一、 两个分支学科对环境与生态的概念辨析

  如果将环境社会学与生态人类学最本质的区别看成是社会学与人类学的学科区别,那么就忽略了环境与生态作为两个分支学科对自然世界的态度。对于限定性词汇的选择,决定了两个分支学科不同的研究路径。

  一般认为,自然环境是由岩石、地貌、土壤、水、气候、生物等自然要素构成的自然综合体。其中,自然环境又可分为天然环境和人为环境。不管如何区分,自然环境始终是包罗万象的,并且具有这样两个特点: 第一,独立于人类社会而存在。人类社会发源于自然,可以说人类社会不可能独立于自然存在,而在人类社会发源之前便存在的自然环境则是可以独立于人类社会存在的。第二,区别于人类社会创造的文化之物。泰勒认为“文化或文明,是一复合整体,包括知识、信仰、艺术、道德、法律、习俗以及作为一个社会成员所习得的其他一切能力和习惯”[1]。从泰勒对文化的定义不难发现: 在人类社会文化之外的一切自然界事物,均可以被定义为自然环境。因此,自然环境区别于人类社会所创造的文化之物。

  然而,环境社会学所讨论的环境概念又与传统意义上的“自然环境”有所区别。卡顿和邓拉普虽然在环境社会学的范式研究上做出了卓越贡献,并且划定了环境社会学与传统社会学的界限,可惜的是他们从未对环境社会学研究的重要对象“环境”做出更深刻的论述。对环境社会学中的“环境”做出清楚界定的是日本环境社会学家饭岛伸子。她认为环境社会学所研究的“环境”主要是指自然的、物理的和化学的环境,用于区别传统社会学关于文化的、社会的环境[2]。饭岛伸子不仅把自然环境作为环境社会学考察的对象,也把人类创造的物理、化学环境作为研究对象进行讨论。

  这些人类创造的物理、化学等环境原则上是不独立于人类社会存在的,是人类社会创造的文化之物的一部分。从饭岛伸子对环境社会学研究对象的界定可以发现,环境社会学所说的环境包括了自然环境和人为创造的“自然环境”两个部分。这些人为创造的“自然环境”并不是指人类有能力创造“自然”,而是在这些自然之物的基础上添加人为因素,或者以人力改变现有的环境要素。其中,按照人类的活动方式可以分为名胜古迹、风景游览区、自然保护区、生活居住区等; 按照人类的活动区域可以分为村落环境、城市环境、区域环境、全球环境; 按照人类感官的接受方式可以分为声环境、光环境、核环境等。因此,环境社会学所讨论的环境可以分为两个方面: 首先,是独立于人类社会存在的自然物部分; 其次,是由于人类社会文化与技术的发展创造或是构建出来的环境存在方式。有环境社会学家则认为,环境社会学的环境概念强调因城市化和工业化所驱动的生产和消费趋向而引起的环境污染和退化[3]。虽然这种观点秉持了环境社会学家卡顿和邓拉普所揭示的环境三维功能中环境作为垃圾站的方面,然而却忽略了环境作为居住地和资源获取地的方面。

  生态之于环境有雷同之处,从狭义上说,都与人类生存的环境有着密切关系。生态一词源于古希腊语,意思是指家或者环境。可以这样说,生态就是指一切生物的生存状态以及它们之间和它与环境之间环环相扣的关系。从这个定义可以看出,生态一词包含了两个重要信息: 首先,环境与生物两两相关,虽然生态也含有生物生存的大气、阳光、能量、水、森林等环境因素,但是因为生物存在于其中才能把这些共同构成的因素叫做生态。简单地说,生态是由生物和其环境所构成的。其次,生态强调关系的整体性。生态学研究本身建立在生态系统的基础上,系统论的方式决定了生态学将生物与周围各种环境之间的关系看作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所谓生态就是这些各种要素之间的关系状态。

  生态人类学所强调的“生态”一词,也遵循了这个法则,即生态的整体性内涵和系统性内涵。日本著名生态人类学家秋道智弥等认为,生态人类学虽然研究的最基本问题是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然而我们必须努力去研究各种人群生存方式的整体性[4]。从生态人类学的研究范畴来看,“生态”一词基本包含的是自然生态系统,这与生态学所强调的生态是相符的。在生态人类学诸多流派中,“系统生态学”虽然不能被称为生态人类学的发端,然而其影响力是巨大的,甚至决定了生态人类学的走向。霍尔和法根认为生态是指: “一组事物以及该组各个事物之间及其属性之间的相互关系的总和”[5]。格尔茨则认为: “生态学系统这一概念是文化、生物和环境之间不断相互作用观点的逻辑结论”[5]。生态人类学把人类放在整个生态系统的重要位置,把人看做是生态系统的其中一个环节,这种整体性思维决定了生态人类学天然地注重人的自然属性以及这种属性所带来的人类知识和行为与周围环境的和谐状态。所以,生态人类学的生态一词并不考虑人类所创造的那一部分如物理环境及化学环境,而大多强调人如何在自然形成系统中被归类和放置。

 

 

 

相关阅读
橄榄坝的现代性

橄榄坝的现代性

时间:2020-05-24

【摘 要】东亚价值与多元现代性已经引发许多学者的关注和讨论,然而这些讨论较少触及中国少数民族社会的转型及现代性经历。在全球化的背景下,通过旅

城郊新村民族文化重构及价值——以南宁市郊留肖壮族新村为例

城郊新村民族文化重构及价值——以南宁市郊留肖壮族新村为例

时间:2020-05-24

内容摘要:从社会整体转型看,随着中国内地新型城镇化的推进,城市郊区在未来社会中居于重要位置,也面临文化重构问题。但是这一问题在理论与实践上都

论凉山彝族亲属间的对立关系、三角结构及其在纠纷中的作用

论凉山彝族亲属间的对立关系、三角结构及其在纠纷中的作用

时间:2020-05-24

内容摘要:凉山彝族人际关系中广泛存在着亲属间的对立关系,这种对立关系在涉及第三方时可形成三角结构,以防止纠纷或达成纠纷的调解。对立关系是调解

重识大楼之谓与大师之谓

重识大楼之谓与大师之谓

时间:2020-05-24

1931年,梅贻琦出任清华大学校长,在就职典礼上讲了一句名垂千古的话:“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从此之后,大学建设若强

作为整体社会科学的历史人类学

作为整体社会科学的历史人类学

时间:2020-05-24

内容提要:整体史视野中的历史人类学与“人类学的历史学化”过程中的人类学整体观,对历史本体和历史实践的主体性等问题,有了本体论和认识论层面的反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