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动态 > 反思回访与再研究:历史、场景与理论

反思回访与再研究:历史、场景与理论

时间:2020-05-29 12:28:01

编辑:admin

  【作者简介】黄娟,中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社会学系教师,邮编:410083。

  【内容提要】从林德回访中镇、弗思回访提科皮亚、哈钦森再研究努尔人到弗里曼重访萨摩亚、韦纳重访特里布罗恩德岛以及刘易斯重访特波茨兰村,文章在回顾西方民族志中这些有关回访与再研究的典型案例的基础上,分析了回访与再研究的区别,揭示了其中对于历史、场景和理论的关注对于人类学学科发展的价值和意义,并反思其对国内相关研究的启示,即如何在理解他者(包括学术先行者和同一时空坐落中的当地人)所处的历史、场景和理论的基础上展开对话与交流,从而深化田野工作,领会人类学的人文特色,发掘出新的见解。

  【关 键 词】回访;再研究;历史;场景;理论

  人类学田野工作不能不涉及对旧田野工作地点的再次研究,关于这种研究有不同的提法,国内一般称为“跟踪调查”,而海外人类学则称之为“再研究”。[1]再研究又可以区分为两种类型:回访和再研究。回访(revisit)是指人类学家对自身做过调查的田野工作点的再次访问,如玛格丽特·米德(Margaret Mead)、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费孝通、林耀华、杨庆堃等,都曾经回访过先前做过田野调查的地点。再研究(restudies),通常是指到他人做过调查的田野点工作,以期与先行研究进行学术对话。对于中国著名的人类学/社会学田野工作点,如费孝通调查过的江村,林耀华做过调查的金翼黄村和义序,许烺光到过的大理西镇,杨懋春调查过的山东台头村,美国学者葛学溥(Daniel Harrison Kulp)调查过的广东凤凰村等,都已经有人去做再研究。

  关于再研究取向对人类学研究的重大意义,有学者概括为:(1)延续田野工作点的学术生命;(2)先行研究留下的民族志文本成为接续研究者的起点;(3)持续研究者与学术名家之间的学术对话;(4)具有文化变迁研究的重要视角。[2]

  不同的时间到同一个田野点的研究如何做到前后接续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后来到同一个田野点去的人类学家能够接续前人(自己本人或其他人)的研究吗?我们认为,回访与再研究,关键在于看到“异”(不同的研究者去同一个田野点),而不在于“同”(着眼于同一个地点的社会历史变化),舍此难以揭晓人类学的特色和真谛。因为人类学完全不是“研究谁”(study of)的学问,而是“与谁一起研究”(study with)的学问,[3]研究者与研究对象的参与和互动直接贯穿于调查研究和民族志撰写的过程中,从而影响民族志的表述。本文拟从历史、场景和理论三个方面来辨析回访与再研究,避免将其简单化的倾向。

  一、历史:内部过程与外在力量

  人类学研究者在不同时间回访同一个地方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是田野点发生的变迁。正如克利福德·格尔兹(Clifford Geertz)在一本关于40年田野工作的回忆录中提到的,“每个人对于可以从生活中获取什么的认识和体会也在变。这种变化比赫拉克利特所设想的还要复杂、还要严重。如果从细微直接到宏大抽象,从研究对象到研究对象周围的环境,从研究者到研究者周围的小世界,直至两者所处的更为宽广的世界,一切都在改变,那么,似乎没有任何一处能作为基点,用以判断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以及变化是如何发生的”。[4]其中反映了回访所面临的挑战:人类学者是他们所研究的世界的一部分,但仅仅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研究者无法从自己不断参与同一个世界的活动中摆脱外在世界的影响。美国社会学家布若威(Michael Burawoy)①将关注于田野点变迁的回访归类为现实主义类型的回访,其中又分为两个类型,对于内部过程和外在力量的关注,分别称之为经验主义和结构主义类型的回访。[5]

  (一)经验主义的回访

  完全的经验主义回访很难找到,但林德夫妇(Robert Lynd and Helen Lynd)对于中镇(Middletown)的研究至少可以算一个例子。从1890年开始,林德夫妇通过日记、报纸和口述历史再建构了中镇的35年。为了把握中镇的全貌,他们采用了人类学家里弗斯(Rivers)的计划将社区生活分为六个部分:谋生手段、建立家庭、教育子女、利用闲暇、参加宗教仪式和参与社区活动。他们辩论说这项工作塑造了所有其他领域。工业的扩张带来技能过时、工作枯燥、失业以及向上流动的机会降低。变迁最快的是经济,导致了其他领域的变化,如娱乐、教育和家庭,而宗教和政府的变迁相对比较慢。[6]

  林德夫妇1925年所处的立场是将自己描述为仅仅记录“观察到的现象”,并不试图“证明任何理论”。而当他们回访中镇时发现,无法将自己限定在内部过程方面来解释变迁。罗伯特·林德(Robert Lynd)1935年率领五个学生的团队重返中镇,他们考察了第一本书中涉及的六个方面。正值大萧条时期,经济的主导作用比以前更强,但林德更关注生活的延续性而不是非延续性,尤其是中镇人重拾旧的价值、习俗和实践以应对外界的变化。林德的经验主义描述将变迁的解释与描述交织在一起。[7]我们可以发现林德的理论体系中有一个变化:在最初的中镇研究中,变迁通过劳动分工的增长来自内部。而在10年后的回访中,变迁产生自资本主义的动力,如不可避免的竞争逻辑,产量过剩和两极化。中镇正在经历其无法控制和思考的风暴。

  理论体系的变化不仅仅来自中镇发生的变化,而是林德夫妇尤其是罗伯特·林德调整了理论框架。他一开始就声称“没有观点的研究”是不可能的。而他的观点与他研究对象的观点是有出入的。从他的《关于什么的知识》中,罗伯特·林德采取了对资本主义更仇视的立场。[8]在十年中,自从在初次中镇研究宣称的经验主义以来他经历了很长一段路程。他的回访受他自己的转变与中镇的转变的影响一样多。

  (二)结构主义类型的回访

  与林德夫妇回访中镇类似的是弗思(Raymond Firth)对于提科皮亚(Tikopia)的经典回访。这是一个孤立的波利尼西亚小岛,他1928—1929年间第一次研究它,1952年又返回到那里。正如林德回访中镇一样,弗思并不打算解构或再建构其最初的研究,而是作为评估他在两次研究间的24年中所经历的社会变迁的基础。他将提科皮亚建构为一个孤立和自足的实体,社会变迁的动力基本来自外面。其实,弗思正好是在一场罕见的飓风摧毁岛屿之后到达那里的——如果说有外在力量的话这就是外在力量——导致了大面积的饥荒,如同大萧条对中镇的冲击一样,飓风成为弗思对社会秩序迅速恢复能力检验的标志。但是弗思更关注提科皮亚社会秩序如何在面对外部社会变迁(如劳动力向别的岛屿转移,商业和货币经济的扩张,西方商品的流入,基督教传教区的扩张,殖民规则的侵入)的时候仍然保持完整。其世系制度削弱但并未消失,礼物交换与物物交换让金钱陷入困境。居住和亲属模式的规则在土地的压力面前还是得以保留。酋长的权力越来越不正式但作为殖民统治的基础同样得到加强。简而言之,一系列无法详细说明、无法探究的外在力量产生影响,但均被整合进一个同质的提科皮亚社会过程中。[9]

  更多的近期结构主义重访质疑了弗思的假设。他们考察了外在力量的偶然性及这些力量导致的社会内部的深层分裂。他们更深入地思考了先前的民族志研究者对他们所生活的世界的影响,甚至对重访的世界的影响。[10]而哈钦森(Sharon Hutchinson)将弗思描述的正在经历的现代化的同质社会代之以受传统、竞争与不确定性困扰的社会。

  哈钦森的重访是对于苏丹南部努尔人——埃文思-普里查德(Edward E. Evans-Pritchard)1930年代做的经典研究中的那些孤立的、独立的专注于牛的武士[11]的最出色的研究。哈钦森将普里查德对于努尔人的描述作为参考基础,询问60年殖民主义过程中发生了哪些变化。但她并没有将普里查德的经典研究重新放置在世界历史的场景中进行再建构,而是采用了聪明的方法论工具,比较了两个努尔社区的变迁——一个在西努尔地区,更接近普里查德描述的封闭的世界,另一个在东努尔地区,更强地整合到更大的经济、政治和文化领域中。西部由苏丹人民解放军领导成为抵抗北部伊斯兰化的基地。然而即便如此,尽管卷入了战争、市场和国家,努尔人试图保持了他们以牛为基础的社会。牛的交换,尤其作为嫁妆,仍旧增强了努尔人的凝聚力。

  当战争加速了努尔人整合进更大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结构中的时候,一个受过教育的努尔人阶层因为拒绝在成年礼上刻上疤印而成为冲突的中心。成年礼是努尔社会的核心,将男人与牛的财富,女人与人类生育联系在一起。同样,当社区变得更贫困,当西药在疾病面前更有效时,以牛为牺牲受到挑战。普遍传播的基督教反对以牛作牺牲。苏丹人民解放军提升基督教的地位以团结不同的南部力量对抗北方,同时在世界剧场作为一种世界宗教以对抗伊斯兰教。最后,石油的发现及琼莱运河的修建(可以从环境上摧毁南苏丹)加速了困境及战争的频繁度。实际上,南苏丹成为全球和地方力量的大漩涡。

  哈钦森并未具体化和冻结“外部力量”,而是赋予他们以自身的历史性。不确定性不仅来自外部同时也来自努尔人内部。其中社会过程是开放的——各种不和谐的声音将未来引向多种可能性。金钱与牛之间有不稳定的妥协。努尔人的宗教与基督教、先知与福音传道者、枪和矛在不同的区域有不同的不稳定结构。[12]因为所有这些不确定性,哈钦森的再研究完全是现实主义的。她并未解构或再建构普里查德的描述。

  在这些个案中内在过程与外在力量之间并不存在绝对的界限,经验主义很容易导向结构主义。只有当我们局限于描述而不是解释变迁的时候,完全的经验主义才是可行的。更多时候重访对于变迁的关注同时考虑内部与外部的动力。同时由于人类学家的田野经历和理论视角的影响,无论是后人重新解释前人的研究,还是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间回访同一个地点都无法以同样的视角来接续先前的研究,因为他们对于历史变迁的理解和把握不同。

相关阅读
人类学中心《工作简报》第1期

人类学中心《工作简报》第1期

时间:2020-05-25

人类学中心《工作简讯》第1期.pdf 651d8a30a716e861b330a7f0de8e11ba

汉语海外民族志实践中的“越界”现象

汉语海外民族志实践中的“越界”现象

时间:2020-05-27

内容摘要:迈入21世纪,汉语海外民族志成为了中国人类学发展的一个新的前沿。随着中国学者开展的海外田野工作日益频繁,田野方法正在经受更严格的考

陈忠:城市社会如何实现创新可持续

陈忠:城市社会如何实现创新可持续

时间:2020-05-25

城市是天、地、人等系统的复杂有机整合,是人性、人的社会本性、创造本性的空间实现,是人追求和实现确定性、意义性的重要空间形式。城市之所以经过历

西北少数民族新生代农民工的群体特征研究

西北少数民族新生代农民工的群体特征研究

时间:2020-05-27

内容摘要:西北少数民族新生代农民工因区域环境、民族文化、宗教信仰等因素影响而具有以下群体特征:他们在当地农民工群体中所占比例较高,多来源于周

民族国家的建构:马来西亚与新加坡的历史经验

民族国家的建构:马来西亚与新加坡的历史经验

时间:2020-05-24

国际著名历史学家、新加坡国立大学特级教授、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主席王赓武教授近日前来重庆大学访问。5月23日下午,重庆大学文理学部在A区国际会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