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动态 > 人类学、社会学民间信仰研究的结构范式与视角创新

人类学、社会学民间信仰研究的结构范式与视角创新

时间:2020-06-03 12:28:01

编辑:admin

  【作者简介】刘芳,上海政法学院社会管理学院讲师、社会学博士,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访问学者,上海 201701

  【内容提要】民间信仰是中国文化和价值体系的重要组成,有着悠久的传承历史。本文回顾了民间信仰进入人类学和社会学学术视野的历程,对这一领域中极具影响力的“弥漫性宗教-制度性宗教”范式进行了系统解读,凸显了民间信仰的结构特性和主体价值,探讨当代民间信仰的概念范畴、互动结构和变迁机制上面临困境和挑战。通过引入“嵌入性”等新的理论概念和分析进路,可以推动这一学术领域的视角转换与研究创新。

  【关 键 词】人类学;社会学;民间信仰研究;弥漫性宗教;嵌入性

  [中图分类号]C912.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454X(2014)04-0057-009

  一、民间信仰进入人类学和社会学研究视野

  中国的民间信仰是一种影响广泛的社会存在,它有不断再生的强劲动力,也给中国宗教的研究者提出了许多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1]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国内各种宗教活动的恢复,民间信仰获得了稳步的复兴和发展,民间信仰研究日益成为学界关注的热点领域,并逐渐从宗教学等人文学科中拓展、延伸开来,进入到人类学、社会学等社会科学的研究视野中。由此,民间信仰的研究者开始依循不同的学术进路和理论视角,探讨民间信仰的宗教属性问题。

  一方面,从西方文化中的宗教概念出发,有研究者借鉴、延续了泰勒等人对宗教的古典进化论式的定义,[2]倾向于认为民间信仰并不是完整意义上的宗教。

  有学者从“俗信”的角度,将民间信仰和宗教区分开来,认为与宗教相比,民间信仰在组织机构、崇拜对象、哲学体系、神职人员、规约戒律等方面存在十个“没有”,因此不具备成型的、完整的宗教的特点。[3]有研究者提出宗教“四要素”说,认为“宗教观念→宗教体验→宗教行为→宗教体制”是“没有任何主观随意性可言”的带有必然性的逻辑性序列,“缺乏其中任何一个要素都不成其为完整的宗教。”[4]与几大建制宗教相比,民间信仰的观念和体制相对松散,难以符合四要素说对“宗教”概念的界定,其宗教属性也在此受到了质疑。

  另一方面,在人类学、社会学等具有浓郁田野实证取向的学科影响下,近年来中西学术界的民间信仰研究有了更多的对话与互动,研究者亦对宗教概念的内涵、外延和民间信仰的宗教属性有了新的认识。

  著名美籍华裔社会学家杨庆堃沿着社会学结构功能主义的理论视角,从超自然因素的角度宽泛地理解和界定“宗教”。他指出,“对宗教典型的中国式论述,是将超自然因素作为中心对象、区别宗教与非宗教的标准……忽略了超自然因素,没有任何一个宗教概念能够准确地反应中国民众宗教生活的客观内容”。[5]20应从一个宽泛的视角,将宗教“看成一个连续统一体,从近似于终极性、有强烈情感特质的无神论信仰,到有终极价值、完全由超自然实体所象征和崇拜并有组织模式来支撑的有神信仰”。[5]39从这个角度看,超自然性串联起民间信仰甚为松散的仪式实践和组织结构,使其具备了一套稳定而完整的宗教意义系统。

  无独有偶,20世纪70年代,著名人类学家、汉学家弗里德曼(M. Freedman)也强调,在民间信仰等中国本土的宗教实践中,“中国人的宗教理念与实践并不是一系列无序的、偶然的组合”;“在纷繁复杂的表象背后,是一套可以称之为中国的宗教系统的秩序和规则;它不仅表现在信仰、象征、分类等观念层面,也表现在等级、仪式、集会等实践和组织层面。”[6]20这无疑是对民间信仰宗教属性的一种肯定。

  目前来看,近年来民间信仰的恢复发展和中西学术的交流互动,为人类学和社会学开展民间信仰研究提供了丰厚的学术土壤。国内外学者持续拓展着民间信仰的研究视野,涌现出大量内容丰富、翔实的田野研究和实证成果。以此为基础,越来越多的人类学和社会学学者正逐渐达成共识,倾向于接受和认同民间信仰的宗教属性,民间信仰的人类学和社会学视角正在形成。

  当然,不能否定的是,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对中国宗教的学术研究主要关注制度化程度较高的“五大宗教”,而对民间信仰鲜有涉及。时至今日,对于民间信仰的宗教属性及其在宗教研究中的地位等问题,整个学术领域仍存有争议。这无疑在某种程度上阻碍了人类学、社会学民间信仰研究的深化和拓展。

  民间信仰研究的这种学术困境,部分来自于中西文化和信仰差异所造成的隔阂和困难。近代以来的中国知识分子,一直尝试使用西方理论来诠释中国传统文化与信仰,于是对中国宗教尤其是民间信仰的理解,就无法避免地出现了各种问题和困扰。[7]

  最早回应并试图解决这一学术困境的,是社会学家杨庆堃及其著作《中国社会中的宗教》。近年来人类学、社会学界对民间信仰的分析和探讨,也大多围绕杨先生的理论范式展开。本文意图从杨庆堃的经典研究出发,勾勒出人类学、社会学民间信仰研究的范式结构及其在当下民间信仰研究中的现实困境,并通过引入新的学术概念和分析视角,来推动民间信仰研究的创新工作。

相关阅读
下苦功探究文字变异规律

下苦功探究文字变异规律

时间:2020-05-28

武汉大学文学院教授韩小荆的研究方向是近代汉字学和古典文献学,2010年,其博士论文《〈可洪音义〉研究——以文字为中心》被评为“全国百篇优秀博

周康林:五大发展理念领航中国新发展

周康林:五大发展理念领航中国新发展

时间:2020-05-31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党中央围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围绕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总任务”,根据中国特色社会主

民族国家的建构:马来西亚与新加坡的历史经验

民族国家的建构:马来西亚与新加坡的历史经验

时间:2020-05-24

国际著名历史学家、新加坡国立大学特级教授、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主席王赓武教授近日前来重庆大学访问。5月23日下午,重庆大学文理学部在A区国际会

大力促进民族团结进步和实现共同繁荣发展是坚定坚持民族工作正确方向的目标——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民族方面重要论述系列论文之七

大力促进民族团结进步和实现共同繁荣发展是坚定坚持民族工作正确方向的目标——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民族方面重要论述系列论文之七

时间:2020-06-02

内容摘要:大力促进民族团结进步是党的民族工作的根本宗旨,积极实现各民族共同繁荣发展是党的民族工作的根本目标。坚定坚持党的民族工作正确方向,就

一个侗族村寨的婚姻、家庭与人口自我调适

一个侗族村寨的婚姻、家庭与人口自我调适

时间:2020-05-27

内容摘要:贵州黔东南的侗族村寨黄岗村之所以为外界所熟知,是源于其多年来的婴幼儿高死亡率,即使是在政府全面介入的2005年后,其婴幼儿死亡率依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