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动态 > 当前的中国教育人类学研究:内容领域与焦点议题

当前的中国教育人类学研究:内容领域与焦点议题

时间:2020-06-04 12:28:01

编辑:admin

  【作者简介】陈学金,民族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人类学研究所博士后,主要研究方向为教育人类学、社会文化人类学。

  【内容提要】本文从少数族群教育研究、汉人社会的教育研究和海外社会的教育研究三个方面对当前中国教育人类学的十多个内容领域的研究现状和焦点议题进行了梳理与评论。最近三十多年的中国教育人类学的学科发展与中国的社会和文化转型密切相关。在经历了研究的“人类学化”之后,历史与反思性的研究逐步增多,这表明中国教育人类学正在迈向专业化、学术化的发展阶段。为了避免重复研究,研究的问题意识应该加强,尤其是要把研究论题与当前社会文化转型中的重大教育关切联系起来,并从其他相关学科吸取学养,以提升教育人类学的研究品质。

  【关 键 词】教育人类学;少数民族社会;汉人社会;海外社会 

  一、引言

  时代发展和社会文化转型是中国的教育人类学发展成为一门独立学科的社会背景。在经过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发展,尤其是新世纪十多年的快速发展之后,中国社会发生了深刻变革,同时产生了许多新的社会问题。国家和政府越来越关注经济、社会、资源和环境的可持续性发展,越来越关注地区间的均衡发展以及社会公平和正义问题。革命老区、少数民族地区、边远贫困地区、农村地区的教育问题,流动人口子女的教育问题,留守儿童的教育问题,弱势和特殊群体的教育问题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一些国际组织机构、国内社会组织也开始关注中国社会发展的不平衡和中国教育发展的差异问题。正是在这种社会背景下,中国教育人类学研究迅速发展起来。20世纪90年代之后,人类学和教育学的各种新的分支学科迅速发展起来,一批到国外求学、访问的教育人类学学者陆续归国,成为中国教育人类学研究的重要力量,他们积极开展田野研究工作,关注少数民族语言和文化的传承与保护问题,关注弱势群体的教育问题,批判与反思现行的教育政策、文化传统以及现代性的社会发展模式。教育人类学的研究作品在2009年前后呈现一种“井喷”现象,中国教育人类学研究进入快速发展的阶段。

  依据研究对象的不同,中国教育人类学研究可以分为少数族群的教育研究、汉人社会的教育研究、海外社会的教育研究三类。20世纪前半期,以庄泽宣、潘光旦为代表的民族性与教育的讨论、以梁漱溟和李景汉等为代表的乡村建设实践与教育研究、以廖泰初为代表的社区教育研究可以看作汉人社会教育人类学研究的历史传统;20世纪30年代末至新中国成立前的边疆教育研究则可视为少数族群教育人类学研究的历史传统。20世纪80年代后,少数民族教育研究再次兴起并转向教育人类学研究后,少数族群教育成为了中国教育人类学研究的主要阵地。人类学家庄孔韶一直呼吁将人性与文化纳为教育人类学研究主题,以丁钢为代表的教育学者也试图从中国传统文化中重新理解教育,这可以算作汉人社会的教育人类学研究的延续和发展。21世纪之后,越来越多的学者将人类学的理论与方法运用于汉人社会和海外社会的教育问题研究,中国教育人类学的研究视野正在逐步扩展。

  二、研究主阵地:少数族群的教育研究

  少数族群教育研究在中国教育人类学研究中处于首要的和举足轻重的地位。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中国少数民族多、民族地区地域广阔的国情决定的,另一方面,具有学科意识的中国教育人类学研究主要是由人类学者和具有人类学背景的民族教育研究者推动的。少数族群教育的研究可以分为如下若干主题。

  1.“初民社会”与教育演变的研究

  “初民社会”与教育起源和演变的研究是教育人类学研究一项基本内容。虽然,具有批判性的人类学家已经指出,只存在“过着别样生活”的其他人群,而并不存在所谓的原始人和原始社会。①在人类学丰富多彩的民族志作品中,有很多关于初民社会组织抚育子女、社会交往、宗教信仰、文化传承等方面的记述,这些资料为理解教育的产生和发展、教育的意义与价值、教育的过程和方法提供了独特视角。从理论资源来看,滕尼斯的礼俗社区和法理社会的划分,涂尔干的机械团结和有机团结的理论以及费孝通对中国乡土社会的论述,都可以作为教育演变的研究和分析框架。

  滕星在1990年发表的《解放前我国原始公社制民族与教育》一文中,对解放前处于“原始公社制”阶段民族的教育及其特点进行概述式地分析和介绍。②何丽对清末至解放前达斡尔族教育的发展历史进行了梳理,并从政治、经济、历史、文化、心理等方面初步分析了达斡尔族教育不断发展的原因。③张大群对澜沧拉祜族的历史和社会变迁进行了叙述,并重点阐释了解放前拉祜族的教育形式和教育内容。④20世纪90年代,对少数族群的教育起源与演变的研究逐步增多。这些研究非常重视历史文献的考察,并多基于社会进化论的逻辑,从结构—功能主义的视角分析少数族群教育的变迁。但是,这一阶段的作品历史味道浓厚,人类学味道则略显不足。

  由瞿葆奎主编的《教育学文集》之“教育与教育学”卷选入了多篇关于教育起源和学校产生的研究文章,这些文章具有较强的教育人类学特色,分别是苏联学者沙巴也娃的《论教育起源和学校产生的问题》、法国学者勒图尔诺的《教育的缘起》、美国教育家孟禄的《原始教育:一种非进取型的适应的教育》、美国学者克雷默的《最早的学校》。此外,还有中国学者陈震东的《对教育起源的探索》、毛礼锐的《中国原始社会的教育起源与教育性质问题》和《我国古代大学的特点与起源》、冯春林和崔兴盛等人的《基诺族原始社会形态教育初探》、杨宽的《我国古代大学的特点与起源——兼论教师称“师”和“夫子”的来历》。这些文章不仅是研究初民社会教育的优秀作品,也是可供进一步研究教育起源的良好素材。

  2.民族语言和文字的教育研究

  民族语言和文字是少数民族文化的重要内容,也是少数民族形成族群认同的一个关键要素。20世纪90年代之后,在国家现代化建设以及经济全球化力量的双重作用下,少数民族语言和文字既面临着挑战,同时也面临着发展的机遇。学校是传承少数民族语言和文字的重要机构。双语教育、双语教学是此类研究的重要领域。这类研究的代表著作主要有滕星的《文化变迁和双语教育——凉山彝族社区教育人类学的田野工作与文本撰述》、滕星和王远新主编的《中国少数民族新创文字应用研究——在学校教育和扫盲教育中使用情况的调查》、艾力·伊明的《多元文化整合教育视野中的维汉双语教育研究——新疆和田中小学双语教育的历史、现状与未来》、宝乐日的《土族、羌族语言及新创文字使用发展研究》、马效义的《新创文字在文化变迁中的功能与意义阐释——以哈尼、傈僳和纳西族为例》、郑新蓉和卓挺亚的《我国义务教育阶段少数民族文字教材调查研究》。郑新蓉还对中国少数民族教材进行了研究,并撰写了《中国少数民族教材研究报告》。

  语言和文字除了是学习和交流工具之外,还是民族文化的重要载体,寄托着深厚复杂的民族情感,在国家一体化和经济全球化的双重背景下,如何既能促进社区经济和社会发展,又能有效传承和保护少数族群语言文字,这是教育人类学的研究重点。

  3.民族宗教教育问题的研究

  在我国,信仰宗教受宪法保护,不信仰宗教也受宪法保护。同时,国家实行教育与宗教相分离的政策,国家不允许利用宗教进行破坏社会秩序、损害公民身体健康和妨碍国家教育制度的活动。但从历史上来看,宗教和民间信仰曾长期在一些民族地区存在,对于整合当地社区、慰藉人们心灵等方面发挥过积极作用。

  张诗亚的《祭坛与讲坛——西南民族宗教教育比较研究》、巴登尼玛的《文明的困惑——藏族教育之路》最早揭示了民族教育发展与宗教教育之间的矛盾与冲突这一核心命题,并寻求解决之道。张诗亚后来培养的教育人类学方向的博士也围绕着这一主题进行了持久而多维度的分析。滕星培养的博士罗吉华所著《文化变迁中的文化再制与教育选择——西双版纳傣族和尚生的个案研究》也是宗教教育与学校教育研究的一个代表作品。

  教育人类学学者樊秀丽曾经考察了彝族的丧葬仪式,并对彝族经典《指路经》进行了功能主义的教育分析。《指路经》是毕摩为死者灵魂指路送灵所依据的文本,在整个川、滇、黔、桂四省区的彝族地区流传。从表面上看,彝族的丧葬仪式所指向的是死、祖界、祖灵,从另外一个角度强调了生与死、关注子孙的现世生活。丧葬仪礼对生者具有民族认同教育、历史教育的功能,彝族祖灵信仰中反映出的“人死同祖”的观念是维系彝族共同体的一种精神力量,具有维护共同体秩序的特殊功能。⑤

  民族地区宗教教育问题(或称为民族教育中的宗教问题研究)是中国教育人类学中具有特色的一个研究领域。在中国西北、西南等少数民族地区,本土宗教、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有着悠久的历史,宗教活动与思想和当地人民的社会生活、文化观念紧密融合在一起。宗教是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维系社会团结和保障社会运行等方面发挥着核心与纽带的作用。在现代学校教育进入少数族群社区之前,宗教教育在很大程度上发挥着使儿童、青少年濡化和社会化的功能。现代学校教育对学生的世界观教育与宗教教育思想是互相抵牾的。由于宗教教育强大的历史和文化传统,以及现代学校对于偏远贫穷的民族社区发展的“无效性”,使得现代学校教育与宗教教育充满张力。而且,这种张力在短时间内并不会消除。事实上,很多研究者已经注意到宗教活动、仪式中的有教育价值和教育功能的那部分内容,并针对这些内容展开分析。但是,寻找学校教育与宗教教育之间的平衡点仍然是一项难题,它需要扎实的田野民族志来论证不同地区问题的解决之道。当前,在民族地区由极端宗教势力所引发的暴力恐怖事件频发的背景下,已有敏锐的学者指出,适当的宗教知识教育应该纳入到学校教育系统里,“实行教育与宗教相分离只能是宗教与教育的办学权、管理权相分离,只能是宗教信仰教育与学校教育相分离,而必要的宗教知识教育则是学校教育所不可或缺的内容。”⑥但从目前的情况看,这样的政策建议还充满着争论。总而言之,宗教问题是发展中国民族教育中必须面对的一个重要问题。

相关阅读
燕爽:探索新型智库建设“地方版”

燕爽:探索新型智库建设“地方版”

时间:2020-05-29

2016年是全面贯彻落实中央《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的深化之年,上海市委、市政府结合上海实际,出台了《关于加强上海新型智库建设

杨春宇:在全球化背景下重新定位中国人类学

杨春宇:在全球化背景下重新定位中国人类学

时间:2020-05-29

【核心提示】人类学在过去五年中取得了很大进展,主要表现在知识生产的规模不断扩大、学术分工进一步细化、新的研究领域逐步涌现、与国际人类学日趋同

高广旭:《资本论》不存在“正义悖论”

高广旭:《资本论》不存在“正义悖论”

时间:2020-05-24

《资本论》研究是当前学界普遍关注的理论热点,在这些关注中,《资本论》的正义观尤为引人注目。对此,学界通常采取两条阐释路径。一条从“正义”出发

新疆高校大学生党员先锋模范作用调查研究

新疆高校大学生党员先锋模范作用调查研究

时间:2020-06-03

内容摘要:为探讨新疆高校大学生党员先锋模范作用的整体状况,寻求针对现实问题的有效对策,我们对新疆主要高校学生党员进行了抽样调查。结果显示,当

《西盟佤族木鼓考察记》的拍摄

《西盟佤族木鼓考察记》的拍摄

时间:2020-05-24

人类的宗教信仰往往最注重视觉符号的表达,无论是庄严肃穆的神佛塑像,亦或是气氛迷狂的祭祀仪式,大都强调藉由刺激感官,进而上升至精神层面的超凡体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