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动态 > 羌族羊皮鼓的艺术人类学解读

羌族羊皮鼓的艺术人类学解读

时间:2020-05-24 14:50:47

编辑:admin

  摘 要:羌族羊皮鼓舞已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之“民间舞蹈”类。单从名称及归类看,似乎羊皮鼓舞就是一种表演性的艺术舞蹈,羊皮鼓之于羌人也不过是娱乐伴舞的乐器和道具。研究羌族文化遗产可知,正如羊皮鼓舞原本是羌民生活中具有非凡意义的仪式性舞蹈,羊皮鼓也不单单是常人跳舞所击之物,其最主要功用在于此鼓非释比莫属,是羌族释比在击鼓诵经跳舞以请神祈福、逐祟驱邪仪式中使用的具有神圣性的法器。在川西北羌族聚居区,从来历到制作,从材料到形态,从功用到意义,围绕释比手中羊皮鼓的神话传说、仪规禁忌多多,其中蕴涵着羌民族的古老文化密码和深层族群心理,值得从艺术人类学角度进行“深描”式探究。

  关键词:羌族;羊皮鼓;民间信仰;族群意识;艺术人类学

作者简介:李祥林,四川大学教授,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四川大学中国俗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四川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常务理事。

  基金项目:本文是教育部人文社科规划项目“民俗事象与族群生活——人类学视野中的羌族民间文化研究”(编号10YJA850023)的阶段性成果

  羊皮鼓舞,羌语称“布兹拉”(理县佳山寨)或“莫恩纳莎”(汶川龙溪乡)等,如今已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之“民间舞蹈”类。单从名称及归类看,似乎羊皮鼓舞就是一种在舞台或广场上表演的艺术舞蹈,羊皮鼓之于羌人也不过是娱乐伴舞的普通乐器和道具。其实不尽然。研究作为“地方性知识”(local knowledge)的羌族文化遗产可知,正如羊皮鼓舞原本是羌民传统生活中具有非凡意义的仪式性舞蹈,羊皮鼓严格说来也并非是常人跳舞所击之物,其最主要的功用在于此鼓非释比莫属,是羌民社会中释比在击鼓诵经跳舞以请神祈福、逐祟驱邪仪式中使用的具有神圣性的法器。(1)在“5·12”地震中心的川西北岷江上游地区,从来历到制作,从材料到形态,从功用到意义,围绕释比手中羊皮鼓的神话传说、仪规禁忌多多,其中蕴涵着羌民族古老的、隐秘的、执着的文化意念和族群心理。本文拟从艺术人类学入手,“深描”(thick description)羊皮鼓的非凡内涵,就其中文化密码进行探视。

  (一)

  羊皮鼓是羌族释比做法事时使用的主要法器,羌语音译称“布”或“补”。羊皮鼓为释比专用,阿坝羌族谚语有道:“敲羊皮鼓的是巫师,还神愿的是日墨。”(2)所谓“日墨”又作“尔玛”,乃羌人自称。汶川雁门乡小寨子村释比袁正祺演唱的上坛经《日补》,即为“说鼓”,经文曰:“端公做法不离鼓,鼓有鼓公和鼓母。鼓声一响邪魔避,鼓声一响神灵到。鼓鸣草木无污秽,鼓鸣山川皆洁净。六畜兴旺庄稼好,地方清洁人平安。”(3)又,该乡释比做上、中、下三坛法事,都要演唱开坛经《笛》以通白神灵,此为释比经典序章,其中专门叙说了羊皮鼓的制作、材料、种类及功用等,如:“左手握住羊皮鼓,右手拿着击鼓槌,今天端公来作法,敬天答地说缘由。”又如:“木比留下四段经,凡民敬神须用鼓。木比制就三种鼓,颜色各异不同用。白鼓拿来上坛用,黑鼓拿来家庭用。黄色鼓儿是凶鼓,鬼事凶事用黄鼓。法事不同鼓不同,端公须当分别用。”再如:“说罢鼓色说鼓圈,鼓圈不得任意取。麦吊树上取鼓圈,鼓圈蒙皮做成鼓。敬天答地都用它,赶鬼驱邪不可少。鼓和鼓槌制齐了,谁人来用鼓和槌?此人不是非凡人,阿爸锡拉老祖师。”(4)关于白、黑、黄三种鼓及其功用,2004年茂县搜集整理的《西羌古唱经》之“得为”篇的汉语译文为“白鼓用来还天愿,黑鼓用来保太平,黄鼓用来驱凶邪”,字面有出入但意思差不多。

  木比指天王木比塔,这是羌人信奉的至尊神灵。阿爸锡拉是天王家中的祭司,后世释比们奉他为祖师。上述唱经把释比做法事使用的法鼓明确指为天神所制,可见羊皮鼓具有神奇色彩。这一说法跟人们通常所知的羊皮鼓来历故事有所不同,多种异文彼此之间正好形成互补。关于羊皮鼓来历,2006年汶川县政府部门编印的《羌族释比的故事》中有数则涉及此,或说释比去西天取经,归途中船翻落水,打湿的经书在晒时被羊吃了,于是释比杀羊取皮做成鼓,经文便随着鼓声敲响而在头脑中浮现(《释比为什么敲羊皮鼓》);或说木姐珠和斗安珠结婚时天王送的嫁妆中有本写满羌族文字的天书,一放羊娃因好奇拿走天书却不慎被羊吃掉了,人们为泄愤杀羊取皮蒙成鼓,木姐珠夫妇从鼓声中悟出羌人的心声,羊皮鼓便成了羌族无字的书(《羌族的文字和羊皮鼓》);或说释比祖师受天王派遣来帮助木姐珠夫妇驱邪除害,他打着羊皮鼓从天上来到人间,疲倦后一睡数载,放在地上的羊皮鼓着地的一面坏了,因此释比敲的鼓只有单面(《释比为啥用一面鼓》)。1986年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的羌族史诗《羌戈大战》,首章也专讲羊皮鼓的来源,其中经书被羊吃掉以及杀羊取皮做鼓等叙事基本相同,不同之处在于经书乃是太阳神牟尼委西送给羌人始祖阿巴白构的,其云:“阿巴白构好首领,力大无比善作战;牟尼委西是师傅,传授本领力无边。”“阿巴白构好首领,本是神人来凡间;牟尼委西授经书,牟尼委西给神箭。”“经书本是桦皮写,羌文羌典记中间;神箭用的金竹根,百发百中敌胆寒。”“阿巴白构看经书,天事神事记心间;上天能拔金牛角,下海能取鳌鱼胆。”“阿巴白构看经书,人事兵事记心中;千人万众能统率,百万军中真英雄。”“可恨白毛公山羊,去把经书偷吃完;经书吃进羊肚内,羌文羌典永失传。”又据20世纪30年代来自羌区的调查,取来的经书被羊吃掉后,释比痛心不已,是金丝猴提醒释比:“汝可买下白羊,将羊肉完全独自吃下,以羊皮为鼓,汝每打一下便能忆起经书一句。”(5)金丝猴死后,为了感恩,释比以猴皮做成法帽,并供奉猴头祖师,从此世世代代沿袭下来。羊皮鼓作为祀神驱邪的神圣法器,还体现在释比禁忌之一是不可将此鼓作枕头,相传过去有余姓释比犯了此忌,结果害病发疯而死。纵观羌族有关羊皮鼓的种种口头叙事,其中积淀着羌人并不简单的古老文化意念,其深层底蕴值得我们挖掘。

  “色彩的感觉是一般美感中最大众化的形式。”(马克思语)从色彩审美看,羌人崇尚白色,以白为善为美(《明史·四川土司·茂州卫》云“其俗以白为善,以黑为恶”),所以白鼓用于上坛法事。这种色彩记忆,今在非羌族核心区的散居羌人中依然保持,如在贵州铜仁地区,江口县桃映乡漆树坪羌寨民间俗语称“白石头放在路上,黑石头放在路边”(6),可见他们黑、白分明,也说明白石在其心目中地位很高。释比唱经通常被分为上、中、下三坛,上坛法事为神事,主要是通过释比交通诸神,谢天谢地,请神敬神,许愿还愿等,即所谓“还天愿”,这类活动多以村寨为单位,事关群体生活,意义重大,故用白鼓;中坛法事为人事,主要是安神谢土、打扫房子、打太平保护等,通过释比为家庭祈福禳灾、解污除秽、治病防病等,即所谓“保太平”,所用之鼓为黑鼓;下坛法事乃鬼事,羌民中有凶死事件(坠岩、跳河、抹喉、吊颈、难产等)发生,要请释比招魂除黑进行超度,以使死者灵魂转生而不致沦为厉鬼危害家庭和村寨,即所谓“驱凶邪”,此时释比所用之鼓为黄色。经文分三坛,仪式分三级,鼓色分三种,相互对应。羌人这种祀神逐祟的三色观,亦见于其它释比经文,如:“解秽不离三条水,白水解秽山神坛,黑水解秽山和岩,黄水解秽邪无踪。”(7)又,羌人还愿插旗请神,有“腰拴白带骑白马,扛上白旗是天神”、“腰拴黑带骑黑马,扛上黑旗是天神”、“腰栓黄带骑黄马,扛上黄旗是天神”(8)。一般说来,三种色彩中,尤其以黑、白对立区分在羌民审美和宗教意识中最鲜明,如释比经《兑也》(说吉祥)所唱:“今天村寨还大愿,请求神灵分黑白。白牛白羊还愿用,黑牛黑羊送鬼用。上坛神愿须用白,下坛鬼愿才用黑。”(9)

相关阅读
作为整体社会科学的历史人类学

作为整体社会科学的历史人类学

时间:2020-05-24

内容提要:整体史视野中的历史人类学与“人类学的历史学化”过程中的人类学整体观,对历史本体和历史实践的主体性等问题,有了本体论和认识论层面的反

电影、媒介、感觉:试论当代西方影视人类学的转向与发展

电影、媒介、感觉:试论当代西方影视人类学的转向与发展

时间:2020-05-24

摘要:当代西方影视人类学在民族志电影制作、媒介应用、感觉研究三个方面与人类学学科之间的相互联系和影响表现在:其一,作为电影的民族志,影视人类

转型与发展中的中国人类学

转型与发展中的中国人类学

时间:2020-05-24

2013年中国人类学的发展呈现出一种多元化以及学科之间不断融合的态势,从社会转型到文化转型、从经典民族志到应用人类学、从地域研究到跨文明交流

乡风民俗变迁动力的理想类型分析

乡风民俗变迁动力的理想类型分析

时间:2020-05-24

内容提要:本文从“结构—行动”理论的视角切入,着力对乡风民俗的变迁动力进行理想类型分析,得出的结论是:结构要素的断裂、变异与突现形成的“内驱

中国当代家庭关系的变迁:形式、内容及功能

中国当代家庭关系的变迁:形式、内容及功能

时间:2020-05-24

家庭关系是具有血缘、姻缘和收养关系成员之间所形成的关系,它有多种形式。家庭关系以权利和义务为基础,在很大程度上表现为具体的功能。一般来说,家

热门标签